当前位置:心同网 > 同志文学 > 同志故事 > 正文

分手了的兵哥哥,又来找我复合…

来源:阿鹿的秘密基地 作者:阿鹿 时间:2020-03-16 【投稿】 字体【

分手了的兵哥哥,又来找我复合…

1

都说时间会帮你忘掉一切了,可是却没人告诉你这时间会有多长。三年了,你的笑容,你的模样,你一身的绿军装,你的一切的一切,似乎都永恒地镌刻在那里,从来没有被时间湮灭。

2

他叫鹿,97年的,185,山东人;

我叫皓,98年的,182,河北人。

我们是通过软件认识的,聊天还算融洽,互相发了照片。我从小就对军人有好感,一眼认出了那身作训服。

“当兵的?”

“嗯。”

我那时刚高三毕业,闲来无事想找点事做,就去社区做了志愿者,平时工作呢就是户籍录入,片区走访慰问,搞搞活动什么的。那段日子挺充实的,现在回头想想,很感谢当初的自己。

有一天我正在社区加班,他突然打电话过来。这一举动有些让我猝不及防,因为当时年纪小,刚刚接触圈子,很少有人这样直接。

好在气氛并不尴尬,你一言我一语,天南海北地聊了起来。电话里他的声音,像是附着着什么魔力,一字一句都让我心跳加速,那是我第一次体会到小鹿乱撞的感觉。

我们聊了差不多一个月,心里总是痒痒的,不甘于只是网上聊,彼此都想见上一面。但他身份比较特殊,他出不来我进不去,总之就很难办。好在,最后还是有了解决办法。

“明天我要找人来部队给我邮包裹,我让他开车把你顺进来吧。”

真佩服他的脑袋瓜子,想出这馊主意。那一晚我几乎是笑着入眠的。

《小王子》里狐狸说道:“你下午四点钟来,那么从三点钟起,我就开始感到幸福。时间越临近,我就越感到幸福。到了四点钟的时候,我就会坐立不安;我就会发现幸福的代价。”

至此,我也终于体会到了幸福的代价。甜蜜却又充满不安,心花怒放的感觉和心悸气短所差无几。是啊,恋爱就是一场病。

第二天,我早早去了他安排的地方坐车,一路上满脑子都在想他的样子,以至于屏蔽了司机的八卦问题。

车越驶越近,慢慢地开到大门口,我坐在副驾驶。当时很紧张,其实这个地方再熟悉不过了,只是之前都是路过,却从没进去过。

“您好,请出示一下检查证件。”

下车,抬头,映入眼帘的就是他。本在站岗的他,缓缓向我走来,脸上那一抹浅浅的笑,仿佛盛夏时节最灿烂的阳光,温柔和煦让人沉醉。

我的心都化了,感觉他在发光,感觉他是神,感觉他是救世主,什么样的形容都不为过。

他过来给我比了个鬼脸,拉着我赶紧上车。

“师傅,部队大院车辆限速,别超过30。”

我俩就坐在后座,两个人板板正正。他本就是军人理应坐得笔直,而我则是紧张到正襟危坐。

汽车开到一个礼堂,安排妥当之后,师傅开始在那边杂七杂八地打包称重,他则拉我来到旁边的屋子,开始滔滔不绝地介绍平时都干什么,每天空闲是什么时候,和我打电话在哪里......

搞笑的是师傅一趟一趟进来问,他索性就把师傅支开了,拉着我进了另外一栋楼。

进屋关门,两个热血方刚的青年好似脱缰的野马,在那一刻开始释放,身体瞬间被束缚进一个有力的怀抱,未尽的语声全都淹没在满是情意的吻里面。

微冷的舌滑入他的口中,贪婪地攫取着属于他的气息,用力地探索过每一个角落。两只手在身上胡乱的摸了起来,似乎彼此忘记了周围的一切。

“卧槽,这么雄壮?”

“嗯....”

“那我得多疼啊!”

我抱着他,他说很幸福。

正在温柔乡里缠绵沉浸,一个电话直接把我们拍回到现实。

“好的政委,我马上到,马上安排。”

他急匆匆地起来,整理仪容,说:“我得去工作了,马上有个会我去布置,就不送你了。”

我也立刻起身,出门看见快递师傅在等。他和师傅寒暄了几句,把我送上了车。

引擎声开始响起,窗外的景色开始缓慢平移。我回过头去想再看他一眼,却只见到一个匆忙的背影……

路上师傅又开始八卦,问我和他什么关系,我尴尬搪塞过去说是校友,几年没见了,顺道过来看看。

第一次见面就告终了,匆匆忙忙,却芳心已许,就这样我们正式在一起了。

3

他考上了石家庄的军校,费了好大力气,是个难得的机会。我送他火车站,这是我们第二次见面,却不曾想也是最后一次见面。

我和家人谎称是送同学去大学,早早起床作准备,买了一大兜吃的,还买了两双鞋垫,因为他前天晚上和我视频的时候,抱怨自己的鞋垫又吹丢了。

火车站,我问他饿吗,他说有点,我就拉着他去吃兰州拉面,我俩嬉皮笑脸地吃饭边聊,突然他严肃了起来,打开背包,递给我一个袋子,里面装的都是常服照片。

“挑一张吧,以后见不到我就看看照片。”

“咋都是常服的呢?”

“废话,还能有什么照片,老子的裸照?”

“那我拿一张最好看的!”

“都是一样的……”

“......”

“再送你一个礼物。”

说着他打开背包,拿出一个那种部队皮质的会议记录本,翻开有三军仪仗队的封面,再里面是列着密密麻麻各种条例规定的扉页,当然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拿那个本子写了满满一本的情话......

我心中又是感动又是好奇,着急着想要打开看看,他却死活要我回家再看,不知道是不是害羞了。

吃完面,我俩拉着皮箱往外走。冷不丁地,他亲了我一下。

“你不要胡来昂,身边都是人。”

我故作矜持,心里却早就乐开了花。

“要不一起拍张照片?”我说。

“好啊,拿我手机拍吧。”

拍好了,检票时间也快到了,我去买了一张站台票,和他一起进了站。一同来的还有三个女生,她们考上了卫校,也很厉害。在我心目中,考到军校的都是很厉害的学生。

我俩一直叽叽喳喳地聊个不停,女生们看到这种场面,一脸姨母笑。我也是神经质,直接坐到了他对面,和他四目相对,眉目传情。

泰国正品代购
同志文学
精华推荐
资讯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