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心同网 > 同志资讯 > 关注 > 正文

全球第二例艾滋病患者彻底治愈

来源:GS乐点 编辑:心同编辑 时间:2020-03-15 【投稿】 字体【

2020年3月9日,柳叶刀杂志刊发了英国剑桥大学医学系教授Ravindra Kumar Gupta 等人的最新成果,他们将一年前发表于《自然》(Nature)的一名HIV-1患者在CCR5Δ32/Δ32造血干细胞移植后的病情评估从“长期缓解(remission)”改为“治愈(cure)”。

病毒是人类在生物学上难以跨过的障碍,在过去的三十多年里,艾滋病已经夺去全球超过3400万人的生命。和所有的病毒感染一样,艾滋病病毒的RNA会通过逆转录的方式整合进人体的基因当中,现有的抗病毒治疗可以清除人体内活跃的病毒,但是无法剪除已经被病毒感染的基因。

 

就在2020 年 3 月 10 日,医学杂志《柳叶刀》报道称,已经确认第二例艾滋病彻底治愈的案例。

 

第一例艾滋病治愈的案例被称为“柏林病人”的蒂莫西·雷·布朗Timothy Ray Brown。

Timothy Ray Brown

 

1995年,布朗被诊断出艾滋病,在与疾病艰难斗争十一年后,布朗再次被诊断出急性髓性细胞性白血病(AML)。在经历一次化疗失败癌症复发后,布朗的主治医生Gero Huetter给他提供了一个“一石二鸟”的治疗方案,可以清除他体内带有艾滋病病毒同时又清楚癌变的造血干细胞,随后Huetter专门选择CCR5基因变异的骨髓捐献者。

 

CCR5基因变异作用于人体CD4-T免疫细胞上——也是HIV病毒的主要感染目标,这种变异会使得CD4-T细胞对HIV病毒具有抗性。拥有这种基因变异的人并不少,在白人男性中大约有1%的个体是先天变异携带者。

 

2007年,布朗在德国一家医院接受放疗,首先用放疗杀死癌细胞和骨头里癌变的干细胞,随后通过移植手术,植入了一位健康人的并且带有基因变异的造血干细胞,以产生新的血细胞。

 

接受治疗后,布朗的白血病病情有所好转,而且体内的HIV病毒水平也急剧下降,仪器也无法检测出。2008年,“柏林病人”艾滋被治愈的消息成为医学上一大里程碑,利用CCR5基因变异治疗艾滋病的尝试此后一直都没有中断过。

 

2018年,曾任南方科技大学副教授贺建奎发表论文,称其医疗团队利用基因技术,人工制造出了天生具有基因缺陷并以此免疫艾滋感染的婴儿,这个项目引发了极大的争议。

 

消息发布后短短半天内,中国中央与广东省级医学与科学部门先后公开批评贺建奎的行为涉嫌违反科研道德伦理,媒体先后查出贺建奎这次研究所涉伦理审查文件存在问题,并称其研究牵涉有“莆田系”背景的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但该院迅速否认曾与贺建奎合作。与此同时,南方科技大学也公开否认此项研究与该校有关,并称贺建奎早已在2018年2月停薪留职。

 

2019年12月30日,深圳市南山区法院一审宣判,裁定被告人贺建奎、张仁礼、覃金洲因共同非法实施以生殖为目的的人类胚胎基因编辑和生殖医疗活动,构成非法行医罪。法院判处贺建奎有期徒刑三年,罚款人民币300万元;判处张仁礼有期徒刑二年,罚款人民币100万元;判处覃金洲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二年,罚款人民币50万元。

 

2020年3月9日,柳叶刀杂志刊发了英国剑桥大学医学系教授Ravindra Kumar Gupta 等人的最新成果,他们将一年前发表于《自然》(Nature)的一名HIV-1患者在CCR5Δ32/Δ32造血干细胞移植后的病情评估从“长期缓解(remission)”改为“治愈(cure)”。

 

与布朗的遭遇类似,这名患者被叫做“伦敦病人”,他于2003年被诊断出患有艾滋病,2012年被诊断患有霍奇金淋巴瘤(HL),2016年,Gupta的团队先采用阿仑单抗(Alemtuzumab)等化疗药物来杀死患者本身体内原先存在的T细胞,然后移植带有基因突变的造血干细胞,捐献干细胞的供体携带了两个突变CCR5Δ32等位基因。

 

2019年3月6日,Gupta等人在《自然》发表论文 ,称患者自接受干细胞移植并停止抗逆转录病毒治疗后,艾滋病病情已缓解18个月(移植后35个月)。

 

在造血干细胞移植后,患者体内原先存在的CCR5蛋白消失,变为CCR5Δ32/Δ32突变型,这使得患者体内新产生的CD4+T细胞能够免疫艾滋病病毒的感染。

 

Gupta当时提到,“我们已经表明,柏林的患者并不是一个特例,通过使用类似的方法已经使另一名患者的病情得到缓解,这两人体内艾滋病病毒消除并不是偶然,的确是治疗方法起到了作用。”

 

清华大学教授、艾滋病方面研究专家张林琦在接受采访时说,“这个工作实际上证实了“柏林病人”的数据。这个证实很重要,给我们提出CCR5基因通过某种方式敲除或抑制,就可以防止艾滋病病毒的复发。但它还有几方面需要进行研究,第一要进行更长时间的观察,这个结果相对来说时间比较短,第二就是要对它(病毒)清除的机理进行研究。”

 

Gupta 等人随后继续对“伦敦病人”进行研究,从2019年3月至2020年3年之间每隔一段时间对病人的生理指标进行检验。

 

在停止逆转录治疗21个月后,病人的精液当中已经检测不到病毒。到27个月后,病人的CD4+T细胞不会对艾滋病病毒产生应答。

 

最近一次测试时间为2020年3月4日,是在病人停止抗逆转录病毒治疗后的30个月后,病人血浆中艾滋病病毒一直低于检测限而无法被检测到,试验的检测极限为1拷贝/毫升。这可以证明患者体内已经没有存活的艾滋病病毒,疾病被彻底治愈。

 

Gupta等人的研究成果表明艾滋病不再是难以被彻底治愈的疾病,尽管通过基因编译方式治疗艾滋病还存在着包括技术和伦理在内的诸多限制,但假以时日,人类一定攻克艾滋病这一世纪顽疾。

参考资料:

柳叶刀《Evidence for HIV-1 cure after CCR5Δ32/Δ32 allogeneic haemopoieticstem-cell transplantation 30 months post analytical treatment interruption: acase report》

泰国正品代购
今日看点
精华推荐
文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