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国际 > 正文

古巴拟修订新宪法通过同性婚姻

来源:GS乐点 编辑:心同编辑 时间:2021-09-24 【投稿】 字体【

古巴政府公布了一份新宪法草案,其中在关于婚姻的细则中,将过去“一男一女的结合”的描述去除,而把婚姻定义为“两个人的自愿结合”,同时不具体限定婚姻双方的性别。新法草案一共超过480条,由30名专家组成的团队共同撰写,草案将发布在司法部网站收集意见,如果草案获得古巴全国人民政权代表大会批准,最快将于明年举行全民公投,届时会让古巴全国同性婚姻合法化,并允许同性伴侣收养孩子。

古巴拟修订新宪法通过同性婚姻

草案通过后民众在哈瓦那街头庆祝

2021年9月15日,古巴政府公布了一份新宪法草案,其中在关于婚姻的细则中,将过去“一男一女的结合”的描述去除,而把婚姻定义为“两个人的自愿结合”,同时不具体限定婚姻双方的性别。

新法草案一共超过480条,由30名专家组成的团队共同撰写,草案将发布在司法部网站收集意见,如果草案获得古巴全国人民政权代表大会批准,最快将于明年举行全民公投,届时会让古巴全国同性婚姻合法化,并允许同性伴侣收养孩子。

早在2018年6月,古巴全国人民政权代表大会上就确定了未来发展的方向:确定经济开放、完善法治和批准同性婚姻。今年2月,古巴政府开始兑现改革承诺,宣布将大幅放宽私营经济活动范围,从过去127项产业增加到2000多项,只有124项产业将继续归国家控制,其他全部开放。

古巴社会各界对于新草案的通过抱有莫大的热情,玛丽拉·卡斯特罗(Mariela Castro)更是在推特上表达了难以言喻的欣喜之情。

古巴拟修订新宪法通过同性婚姻

玛丽拉·卡斯特罗(Mariela Castro)

作为古巴领导人的女儿,身为性学博士的玛丽拉从90年代开始持续推动改善古巴妇女和性少数群体的权益。并从2000年开始担任古巴国家性教育中心主任,倡导性别平等和性别多样性,为此她走上街头组织集会,在国民议会和电视发表演讲,用身体力行影响人民大众。

她之所以如此投入,是在儿时目睹一个好朋友因为同性恋的身份自杀,“每个人都应该自由成为自己”。HBO曾经拍摄过一部关于玛丽拉的纪录片,片中梳理了众多具有代表性的角色,他们在古巴的经历可以作为古巴性少数群体的写照。

古巴拟修订新宪法通过同性婚姻

玛丽拉·卡斯特罗的行军

玛格丽塔(Margarita)曾经是古巴国家网球队的后起之秀,她试图用投身体育来摆脱充斥暴力的家庭生活,每天在球场上训练超过9个小时。当教练和队友怀疑她是女同性恋者时,玛格丽塔被踢出了球队,并剥夺了她参加网球比赛的权利。她回忆说:“他们毁了我的生活。” 多年后,玛格丽塔(Margarita)与她的伴侣订婚了十年,并把自己的热情和时间投入到了行动上,“我们拥有人类的权利。” “共同生活的权利……生孩子或收养孩子。我们希望这些权利得到承认。”

路易斯(Luis)意识到自己在12岁时是同性恋,比菲德尔·卡斯特罗(Fidel Castro)掌控古巴要早几年。冷战期间,路易斯自愿服兵役,但最终被送到UMAP,一个由政府运营的劳教所,负责对涉嫌同性恋者和其他不适合履行政府职责的人进行劳动改造。数十年来,他试图与过去和解,并与一个对性少数友好的教会建立联系,以调和传统与现代在性少数人群上的冲突。

贾尼(Janii)是一名跨性别者,在得到了家人支持后,他得以进行期待已久的性别重置手术,为此他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贾尼的弟弟桑蒂(Santi)承认他曾经是一个恐同者,他当时曾焚烧姐姐的男装。“我伤害了你,因为我听不懂,”桑蒂告诉他的哥哥:“请原谅。”

这些变化是古巴“彩虹运动”的一部分,在玛丽拉的倡导下,从2008年开始,政府将变性手术纳入国家免费医疗覆盖范围之内。

古巴拟修订新宪法通过同性婚姻

玛丽拉在骄傲游行上

国家性教育中心担负向全民普及性知识并提供平等、友善的医疗服务,并且性教育中心还是应对和防治艾滋病直接行动小组的成员。作为社会主义国家,保证国民生存健康始终是政府的首要职责,政府对公共卫生领域的大力投入换来的是古巴成为全球第一个有效消除艾滋病病毒(HIV)和梅毒母婴传播的国家,甚至今年古巴自行研发拉丁美洲首款新冠疫苗。

作为拉丁美洲文化下的一员,古巴人民身上自带的热情奔放,吸引着世界各地的游客光顾,在古巴革命以前,哈瓦那的服务业一度拥有60万从业者,堪称西半球芭提雅。

随着古巴革命,美国对新生社会主义政权开始了封锁,迫于生存压力,古巴开始敌视一切带有西方色彩的产物,其中包括同性恋,六、七十年代,古巴的同性恋者会被强制接受劳动改造。直到1979年之后,同性恋才被允许“合法存在”。

古巴人民用咖啡、雪茄换来的雷达、导弹并没让古巴人民走向富强,在苏联解体后,古巴领导层进行了全面反思,一致认为需要向东方大国的改革开放学习,走一条独立自主发展的道路。自90年代末期开始,古巴的“改革开放”被提上日程。

从2011年到2016年,古巴经济年均增速达2.8%,超过了同期拉美经济平均增速。经济改革后紧随而来的就是社会改革,2010年,切格瓦拉的战友,也是古巴革命领导人菲德尔·卡斯特罗在在墨西哥《日报》采访时说,在他执政期间迫害同性恋者是“一种极大的不公正,极大的不公正!”他说:“如果有人负责,那就是我......”。英雄迟暮,这一年,他85岁了。

2010年,玛丽埃拉在一次性教育和治疗的会议中公开批评说,古巴的党员中一些人排斥那些希望入党的同性恋者,“这不是公开的规定,但实际上他们确实被拒绝了。这是荒谬可笑的。你的意识形态和党性与你的性取向有什么关系?”她说自己将向“高层领导”写信,呼吁在党规中清楚写明不歧视同性恋。

玛丽埃拉是古巴全国人民政权代表大会的议员,她在2014年成为古巴议会历史上第一个投反对票的人。

当时议会投票禁止针对就业的性别歧视、性倾向歧视、种族歧视。这本来是好事,也是玛丽埃拉参与推动的。但她认为,这个法律没有同时保护艾滋感染者和不同的性别认同者,变性人的权益受到忽视,所以投票反对。

近年,古巴出台了一份声明,致力于消除在古巴社会中存在的各种形式的歧视,玛丽埃拉说,这一表态有利于推动保护同性恋者与跨性别者权利的政策出台。“能够达成这一目标,是因为我们让全体党员以及领导人明白,我们所追求实现的目标在意识形态上与古巴的社会主义一致。”

古巴至今已举办了八届骄傲游行,甚至与性少数有关的内容也出现在古巴国家旅游宣传网站上,但是不同人群对于性少数的态度存在分野。玛丽埃拉说,古巴长期以来也是要“治疗”同性恋的,虽然他们已经做了多年的努力,但保守化的观念和偏见仍然很难消除。

社会保守化的根源还是在于经济,当社会发展到一个全新阶段,现有社会科学理论无法解决全球化带来的冲击、停滞和迷茫时,复古就成了一些人的选择。正如二百年前“教皇和沙皇、梅特涅和基佐、法国的激进派和德国的警察,都联合起来了”一样,“复古”成了一些贩子处理社会问题的“灵丹”。

一个可见的例证来自巴西,早在2011年巴西就已通过法律认可同性伴侣之间的民事结合关系,并在2013年实现全境同性婚姻合法。然而从2015年开始,巴西赖以为生的石油、大豆、铁矿石等大宗商品出口价格下跌了41%,此后数年GDP倒退萎缩,民生凋敝。

号称南美懂王的雅伊尔·博尔索纳罗以极右翼身份参选并在2018年当选巴西总统,而他的政策便是全面保守化,将巴西的经济停滞归结于全球化,“是那些西方国家在掠夺巴西的资源、剥削巴西的劳动者。”

博尔索纳罗以“反自由化、反全球化”的领袖自居,试图打造一个符合“巴西传统价值”的社会,复古的焚风也吹向了性少数群体。他在一次讲话说,“巴西不可以变成同性恋之国、同性恋旅游城市。我们都是有家庭的。”

令人讽刺的是,此前在巴西圣保罗举办的骄傲游行,每年能吸引数百万人参与。以吸引发展旅游为契机时任市长 Eduardo Paes 曾在多元文化周上表示“里约是没有偏见的城市,它敞开心胸接受一切。”

古巴拟修订新宪法通过同性婚姻

哈瓦那五一国际劳动节游行上飘扬的彩虹旗

对于古巴当下的环境,一些性少数活动人士表达来担心,在宗教团体和保守主义者的反对下,负责此法草案的委员会可能会在法案内容上有所妥协和退让。也有一些活动家认为,婚姻本就是个人权利,不应诉诸公投。

但无论如何,古巴的变革开了一个好头,它说明,作为社会主义国家,不同族群、信仰和性取向的人民,完全能够平等幸福地生活在同一片土地之上。

参考资料:

Reuters——Cuba publishes draft family code that opens door to gay marriage

HBO——Mariela Castro's March: Cuba's LGBT Revolution

荷兰在线——古巴红二代性学家丽埃拉:她推动了同性平权运动

中国农村网——同性恋解放与社会主义:巴西无地农民的LGBT运动

原文标题 |古巴拟修订新宪法通过同性婚姻

转自 |GS乐点微信公众号

投稿邮箱 |gayspot_edit@163.com

泰国正品代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