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娱乐 > 正文

台湾有史以来尺度最大的VR影片:《雾中》

来源:心同网 编辑:心同编辑 时间:2021-09-20 【投稿】 字体【

《雾中》全片无对白,周东彦同样抹除言语带来的特性,从画面一开始就将观者钉在角落,强迫观者贴合墙壁,透过主观视角让观者浸身于桑拿的场域,并凝视男同志触发的性与欲,在此建构的,是观者与被观者主/客体之间的关系,在观者不断将视线游移,找寻自身的“位置”时,便已经在摸索人、事、物间的多重关系。

雾中(2020)

导演:周东彦

类型:短片

制片国家/地区:中国台湾

上映日期:2020(中国台湾)

片长:14分钟

又名:In the Mis

台北电影节自2018年起,将注意力放置于XR作品的展示,北台湾就属台北电影节有意识地持续策展XR单元,一南一北,成为台湾观众关注此领域艺术的重要渠道。

至于今年台北电影节“XR全浸界”单元,带来10部虚拟实境的影像作品,描述蔡明亮童年往事的《大师狂想曲:蔡明亮》以及同志话题作品《雾中》。作品中又以《雾中》最有共鸣,借此机会谈谈这部VR作品。

台湾有史以来尺度最大的VR影片:《雾中》

有“影像剧场诗人”之称的周东彦,首部VR原创作品《雾中》去(2020)年在高雄电影节首映引起讨论,作品聚焦于男同志的桑拿蒸气室,窥视男同志的情欲世界,并号称台湾有史以来尺度最大的虚拟实境影片。 《雾中》也在今(2021)年顺利入围威尼斯影展VR特别选映单元(Venice VR Expanded),周东彦更入选文策院与法国新影像艺术节合作之“台法XR人才交流计画”,在此领域上逐渐迈出步伐。

实际看完《雾中》,第一时间确实被片中实打实的“群交”震慑,但安神定睛一看,《雾中》是非常有意思的作品,除了所谓的“大尺度”之外,影像有更深层的编排处理。

约翰伯格(John Berger)在《观看的方式》一书中,首先提到“观看先于言语”,在约翰伯格的论述中,藉由观看,我们确定自己置身于周遭世界当中。我们用言语解释这个世界,但言语永远无法还原这个事实——世界包围着我们。

台湾有史以来尺度最大的VR影片:《雾中》

在上述简短的陈词论调中,可以视作约翰伯格某程度舍弃了言语的功能性,将“观看”的动作置放于“言语”之前,或许这恰恰可以挪移理解《雾中》的核心内里,甚至将VR技术的体验做更近一步的诠释。

《雾中》全片无对白,周东彦同样抹除言语带来的特性,从画面一开始就将观者钉在角落,强迫观者贴合墙壁,透过主观视角让观者浸身于桑拿的场域,并凝视男同志触发的性与欲,在此建构的,是观者与被观者主/客体之间的关系,在观者不断将视线游移,找寻自身的“位置”时,便已经在摸索人、事、物间的多重关系。

而在这样的关系被建立之时,周东彦在观者的凝视之外,更积极地透过角色“打破第四道墙”的处理方式,强势破除观者与被观者的距离,重新定义两者间关系,观者是“看”的一方,同时也是“被看”的一方。

就在“看”与“被看”同时存在之际,此刻,观者在这种目光交会中,真正在实质意义上,毫无疑问地完全体认到正处于桑拿的世界当中,是烟雾弥漫、潮湿春光的桑拿中的一部份。闯入异域的观者透过观看试图探询、架构不一样的世界,而这样的视觉交流就无需对白交谈,甚至更是人类初始的体验——“观看先于言语”,先会观看和辨识,才会说话。

至于,在VR的技术应用之下,进一步让观者的身体“消失”,当观者透过装置,所谓的物质性(实体)被非物质性(虚拟)抛进一个全新的感官体验时,《雾中》桑拿的情色场域就并非是满足某种猎奇式的偷窥癖好,归结上述而论,创作者是以一种“感同身受”的切身性去述说、包覆着同志经验,并希冀观者也置身其中。这样“实体”与“虚拟”展延而出的对话,反倒给予观众不同的思考方式以及身体经验,这正是VR技术带来的突破性感知。

台湾有史以来尺度最大的VR影片:《雾中》

然而,也值得一提的是,周东彦除了运用“打破第四道墙”让观者身历其境之外,更透过“西装笔挺”的异者闯入“裸体肉身”的场域之中,这名西装笔挺的异者,在我看来有某种对比观者的意味(观者等同于西装),同时象征制序文明的介入,但这种衣装文明显然是一种“不合时宜”的伪善,立刻被周东彦削去了文明性,终成身体欲望的雾中份子之一。此作法也能暗示观者与桑拿中的男同志们缓缓趋于同化。

因此,短短14分钟的《雾中》,周东彦除了拍摄性爱、口爱等赤骨画面之外,我认为最重要的作者笔触是一步步说服/催眠观众置身其中,这不仅是VR的表面技术,更多是来自于周东彦深层的影像铺陈与核心概念。

不过,周东彦的《雾中》也挑战了VR的360度环景的“自主性”。 VR说故事的特性是开放性而非限制性,更多的参与、体验,让观者自由找到视角,能有效将VR的360度环景优势发挥,当中的“自主性”俨然极为重要。

但周东彦显然限制了观者的自主性,因背后永远是墙壁死角,便缺少真正的360度视野。然而,我认为这样的限制性是有必要的,周东彦利用“墙壁”的特色,提醒了观者“桑拿场域”的封闭性,在此,周东彦则利用演员的位置与镜位变换,在场面调度之下或放大、或深入、或远离其感受,给予观众不同的觉知刺激。

而“墙壁”带来的限制与封闭在《雾中》是重要的,影像到了最后,随着镜头缓缓上升,四面墙壁逐步倒塌,桑拿也不复存在,这样的瓦解直接宣告男同志宣泄性欲的秘密场域随之消散,当褪去了集体性,最终留下个人与其影子,都再再揭示了桑拿此符号存在的特质与集体性。反向来看,流露出的是男同志“禁锢”在“墙壁”之中的寂寞以及“被保护力”,与外界阻断、难以言喻的同志心情也就不辩自明了。

总结而言,《雾中》以“裸露”为号召,试图带领观众步入情欲集合体的桑拿中,而周东彦在VR影像独有的叙事技法以及传统调度之中,进一步创造出冲击性的视觉体验,令人叹为观止,印象深刻。

泰国正品代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