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 > 正文

用两年才吃到的优质直男

来源:列夫 作者:GS乐点 时间:2021-09-18 【投稿】 字体【

在D公司工作的两年转瞬即逝,这是一家以工作压力和强度出名的狼性公司。996、PUA、压力氛围,这里有你能想到的所有逼仄环境。从22岁到24岁,我被偷走了两年芳华。而十一就像一支气球,系在这两年的两端,轻飘飘地承载着我沉重的时间。

文 | 列夫

投稿邮箱|gayspot_edit@163.com

和十一的故事,不知该从何讲起。我和十一的关系,也不知该如何总结。

在D公司工作的两年转瞬即逝,这是一家以工作压力和强度出名的狼性公司。996、PUA、压力氛围,这里有你能想到的所有逼仄环境。从22岁到24岁,我被偷走了两年芳华。而十一就像一支气球,系在这两年的两端,轻飘飘地承载着我沉重的时间。

刚入职D公司时,十一是和我分配到一个房间的室友。他身材高大,体型壮实,眉眼憨厚。“我是十一,做产品的。”他自我介绍,带着一点口音。得保持一点距离,我想。

十一和我生活作息相差很大。他早上会规律健身,晚上也不熬夜,周末打篮球。我总是睡到打卡前30分钟,晚上杀时间到半夜,酷爱游戏。睡觉时,他鼾声如雷;和他一起王者,菜得我想骂人。不是我可以相处的类型,我想。

但人的关系就是这么微妙,我们很快就熟络起来,说不清楚是谁更主动。或许两个人都喜欢开玩笑?我学着他女朋友叫他哥哥,他爽朗地应着;他冷不丁叫我小可爱,我强掩心跳装作反感。可能是鬼使神差,下班路上我开玩笑般摸了摸他的手,他忽然紧紧反握住,就这样牵着一路回家。

我那时22岁,经历过太多和直男的感情,知道他们的小把戏。十一自然也像那些直男一样,阳光开朗,爱笑,大男子主义般照顾其他“柔软”的男孩。“我在上海也没有其他朋友,一直把你当成弟弟一样看待。”他后来说。而我对十一,其实有高筑的心墙。

可能转机是从那一天开始的,我妈发现了我写给前任的日记,于是被迫出柜。我愁容满面,十一耐心地问我怎么了,发生了什么。我架不住他的温柔,跟他说了来自母亲的麻烦,自然也被迫出柜了。他沉默片刻,无视我出柜的话题,耐心开导我。但我从他的眼神中捕捉一丝惊慌。

和直男的故事,所有的暧昧和浅尝辄止都会停留在跟他们表明身份的那一天。那一天之前,我们的亲密是兄弟间的友好试探;那一天之后,身体的接触就有了性的意味。

那十一呢?他是如何想的。是体面还是迁就?我愈发感到他的不自在。骄阳8月他会脱了上衣乘凉;现在连洗澡也好好穿着衣服。他小心翼翼,不再跟我开低俗玩笑、讨论女生。他还是会牵着我的手,只是能感到他的紧张。我心烦意乱,便出去寻找肉体上的慰藉。他第二天见我彻夜未归,打趣问我是不是出去寻欢作乐。

“是啊,跟你有关系吗?”我呛他。他愣住了,喃喃自语道:“还真是啊,我还以为你很纯洁的。”我更加心烦意乱。

22岁的我,学不会处理自己的感情,便只想着逃避。于是我开始逃避十一,不跟他说话,不跟他对视,明明同住一个屋檐下,我却把他当空气。他一开始是乱了阵脚,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但我们毕竟只是室友,他很快就习惯了我的漠视,就此疏远。也或许,他是顺应着我的冷漠,服从内心对我的排斥。我们像两个星球,围绕着太阳旋转,又永不会撞到对方的轨迹。

于是一个月后某一天,我如往常下班回到家,发现十一的住所干净如不存在过般,显然他已经搬走。我如释重负,长叹一口气。我和十一同居3个月,结局是以一无所有收场。但我们之前又算什么呢?对他来说我如云烟,来时无震荡,去时无风雪,散了也就散了。那对我来说呢?

所幸,在D公司的繁忙很快让我忘记了这一切。那个憨厚的大男孩,我只当从未遇到过他。

如梦醒般,在D公司经过了两年。因为疫情,因为压力,我一直昏昏沉沉、浑浑噩噩,直到近日才下定决心离开。

离职前我搜了一下十一的名字,他居然还在。命运神奇,明明我们在一家公司上班,两年间却从未遇到过彼此。“我要离职了。”我率先发话。“这么好?”他打趣到。“哈哈,是啊。待够久了。走之前吃个饭吧?”我不容他回绝。“好。”他爽朗应答。

两年间的冷漠仿佛不复存在,毕竟是两个男生。我内心并无多少期待,只是十一是我在D公司认识的第一个朋友,善始善终,我想最后再见见他。哪怕不能和好,至少跟自己和解。

但见面还是略有尴尬。由于他工作太忙,我们错过了饭点,但勉强赶上了电影的开场。影院里我俩并排坐着,彼此无言。

我该说些什么呢。这两年怎样?你猜我为什么离职了?你现在在做什么业务?你有对象了吗?有喜欢的人吗?当年的事你怎么想的呀?还在意吗……?

突然,我的手上传来一股温暖坚定的力量。在黑暗间,我不看他的脸,但我知道我的手正被他紧紧握住。我脸红了。

电影结束后,我俩才打开话匣子。老板太傻逼了,我早就想走了。你一直在健身哦,身材不错。考虑买房子了吗,还没成家呢……

“去我家喝一杯,走吗?”我问,他应了。

酒后三巡,我们相谈甚欢,但闭口不谈两年前的事。这两年,仿佛我们未曾冷战,未曾变心,一直如此要好。

“当年的事,你怎么看?”我问他。

他先是沉默,后来,他说,在上海我没有朋友,你就像我的弟弟。你很特别,很有趣,和你在一起我特别开心。我很在意你,但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这么对我。我离开后有一天晚上喝醉了,特别想你,想给你打电话,但是我忍住了……

又是很久的沉默,我一饮而尽,说:“你知道吗?我总是会梦到你。梦到你笑,梦到你牵我的手,梦到你和我酣畅淋漓地做爱。我从来没有过那种性,在梦里和你都有了。”

我想,反正被讨厌,所幸一鼓作气。但他笑了。“我有察觉,但没料到真如我所想。我甚至有真的考虑过和你在一起的感觉。”

“和我在一起的感觉?你不是直男吗?”

“是啊,我肯定喜欢女生。但我跟你在一起的感觉,很特别。很放不下你。”我一定是喝多了,眼里的他蒙着一片雾。既然看不清,我借着酒劲,吻了上去。

他没有拒绝,甚至热烈与我回应。

“现在呢?什么感觉?”

“不讨厌。而且,还不错。”他笑。

我们顺理成章地做了。他果真是直男,除了接吻一窍不通,于是我主导一切。三两片刻,他娴熟起来,翻身压住我,山一样壮实,汗像热带的雨。“你知道吗,和你同居的每一天,我都想跟你做这样的事。”他说。

和他的性,像是波涛大海上的骤雨狂风,但不知摇摇欲坠的危船是他还是我。

那晚后我们又冷漠如陌生人,一周后我来到北京,和十一再无联系。但对十一,我的的确确放下了。在D公司生活的两年,伴随着认识十一开始,也伴随着错过十一而结束。我到现在也说不清我和十一到底算什么,但那夜后我的确与自己和解了。在我灯火阑珊的梦里,已找不到他的归宿。

云雨之后,他看着我,说:“两年前,我是真的喜欢过你。”我愕然,他不是这么直接的人。“我也是,但都过去了。”

“是,但我还是要告诉你。”他笑,我也笑了。春潮过去,夏天的故事开始便结束了。

泰国正品代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