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心同网 > 同志人物 > 正文

治疗同性倾向机构解散!专访走出埃及主席

来源:爱白网 编辑:心同编辑 时间:2013-06-26 【投稿】 字体【

近日 走出埃及国际组织(Exodus International)主席Alan Chambers对外宣称组织将会关闭。作为世界上最知名的“去同性恋化”组织,“走出埃及”从20世纪70年代起,就以对圣经的保守解读向教众宣扬同性恋的“罪恶”。

治疗同性倾向机构解散!专访走出埃及主席

近日 “走出埃及国际组织”(Exodus International)主席Alan Chambers对外宣称组织将会关闭。在上周的一篇新闻通稿上,Alan Chambers如是开头:

“我们为所做的一切致以歉意。”

作为世界上最知名的“去同性恋化”组织,“走出埃及”从20世纪70年代起,就以对圣经的保守解读向教众宣扬同性恋的“罪恶”,并且教导通过咨询和祈祷等方式可以有效改变性向。“改变永远是可能的”这是“走出埃及”一直以来的核心理念。然而,不少批评者认为正是该组织传递的信息和采取的“转变”疗法为大量接受治疗的同性恋带来情感、精神和心理上的创伤。不仅提供过时的同性恋刻板印象和同性恋起源的错误理论,而且也导致了难以数计的自戕。

虽然Alan Chambers的致歉在社会上产生了极大的轰动,但对于许多人来说,光是致歉远远不够。“明天会更好”(It Gets Better Project)项目的发起人Dan Savage就发推表示:“Alan的所作所为给许多人造成了巨大伤害。道歉是好的,但是一句话无法让人起死回生。”

就在该组织第38届年度会议的当晚,Chambers表示“走出埃及”将会解散并致力于新的方向。在他结束讲话后不久,他就叫上了我。我们用45分钟做了一次访谈。

问:解散组织的想法从何而来?

答:从我任职那天起,我就一直认为成功对我来说就是 “走出埃及”这样的组织解散,因为教会一直在做着同样的工作。不管我们的所作所为是帮助了我们这类人还是你们这类人。我从未想过在我有生之年我能看见这一切的发生,但我确实成为了一个见证者。大概18个月前,我们回顾了过去,而摆在我们眼前的只有四个选择:第一个是保持原样,一个根本不是选择的选择。第二个是另起炉灶,最后也没成功。第三个是改革,这是我们努力尝试的,而且多少还是取得了一些成果。第四个就是解散组织。现在已经过去很多个月了,我知道有些事一定会发生的。我已经很清楚地听到上帝对我说是时候做出选择了。最好的选择便做出了。

问:当你说,人们会知道你眼中的‘走出埃及’是成功的。你是在说组织做了有益于人们的事吗?”

答:对一些人来说是这样的。“走出埃及”确实拯救了我的生活。当时的我无助脆弱又无家可回。我不知道同性恋社群是什么也不知道该如何去寻找。“走出埃及”是最后拯救我的,为我提供庇护的地方。对于一个虔诚却迷茫的小孩子来说它成了他心中的避风港。尽管它不可否认地对一些人造成了创伤,但对另一些人来说却不是这样的。

问:你明白为什么仍然有那么多人憎恨“走出埃及”吗?

答:是的。对许多人来说“走出埃及”意味着伤害和恐怖。但这不只是“走出埃及”的过错。教会也负有责任。是整个宗教系统要求我们去违背耶稣的慈悲和教导,让我们以上帝都不忍的方式去对待有罪之人。上帝派来耶稣,上帝爱世人,上帝期待我们的奇迹,但上帝不会用教会教导我们的方式去对待世人。所以我听见,也理解人们受到伤害、遭受痛苦的原因。

问:哪些“走出埃及”的教导是你不认可的?

答:我不认可的有:整个“弯变直”治疗;改变人们性取向的目标——后来我们也意识到这无法做到;只有异性恋才能被上帝接纳;以及同性恋人群永远不会被上帝接纳。

泰国正品代购
专访特写
精华推荐
文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