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心同网 > 同志人物 > 正文

美国艾滋病天字0号携带者“Patient Zero”

来源:Tong Bling 编辑:Tong Bling 时间:2013-04-26 【投稿】 字体【

Gaeten Dugas:美国艾滋病天字0号携带者Patient Zero 在上世纪80 年代,当艾滋病(AIDS) 在美国的同志群内快速传播,死忙的病人中有个无人不知、恶名远

Gaeten Dugas:美国艾滋病天字0号携带者“Patient Zero”

Gaeten Dugas:美国艾滋病天字0号携带者“Patient Zero”

在上世纪80 年代,当艾滋病(AIDS) 在美国的同志群内快速传播,死忙的病人中有个无人不知、恶名远播的天字0号病人“Patient Zero”。

他名字叫Gaeten Dugas,是一名来自加拿大魁北克(Quebec) 的机舱服务员,他无论在外型和放荡的性生活方面,完全迎合了当事社会的恐同的情绪。

但为何Gaeten 会成为大众对艾滋病的恐惧,再以他为代表将AIDS 定性为只是基群中的传染病,因此任由HIV 在80 年代初在美国以至全球蔓延而无人理会?

在一本“Plane Queer: Labor, Sexuality, and AIDS in the History of Male Flight Attendants” 的新书中,近代历史学家Phil Tiemeyer 为这位0 号病人,和因报导他而同样被传媒和政客利用的记者Randy Shilts 翻案。

Phil 指出自美国“石墙酒吧抗议事件” (Stonewall Riot) 后,同志性解放运动开始,大量提供滥交场所的同志浴场(bath houses) 从地下走上地面,但在短短数年后,大量同性恋就开因艾滋病死亡。

Gaeten 的案例并不是虚构的,但他肯定不是第一个病人– 在当年Randy 为“新闻周刊” (Newsweek) 写的专题中,提到在80 年代初期,很多医生惊奇地发现为数不少的病人都提及曾经和一名机舱服务员有过性接触。

当中一段文字,更成为同志得爱滋是罪有应得、不负责任的自作孽:

在浴场的里面,将激情过后,那年青人就转身点烟。 Gaeten 也举高手调教灯光,好让他的伴侣也能慢慢适应;他跟着煞有介事地向下望,指出在胸口上紫色的肿瘤:'基癌,' 他好像在跟自己说话。 ’也许你也得病了。 ’”

“Back in the bathhouse, when the moaning stopped, the young man rolled over on his back for a cigarette. Gaëtan Dugas reached up for the lights, turning up the rheostat slowly so his partner's eyes would have time to adjust. He then made a point of eyeing the purple lesions on his chest. 'Gay cancer,' he said, almost as if he were talking to himself. 'Maybe you'll get it, too.' “

直至现在,这也是不少人对被HIV 感染的同志的终极印象。

而不幸地,作者Randy 是不自愿地当焦点集中在0 号病人身上。对Gaeten 的描写,只是他专题和之后出版的一本书的其中一个案件,但为了销书,Randy 的出版人当Gaeten 的故事不断喧染,其他媒体也开始跟风,终于对Gaeten 变成一个“传奇人物”。

传媒和社会的偏见也给了当年执政的列根政府(Reagen Administration) 借口,对艾滋病人不闻不问,也不拨款和加大力度控制病毒的扩散,更加不去研究药物。

然而Phil 认为Randy 还是功大于过,因为在他的报导出版之前,社会​​上根本没有人理会艾滋病和艾滋病人,而Gaeten 也激发起同志社群的自救运动,即是80 年代中后期的ACT UP 社运,逼使美国政府和药商加发研究新药,和正视病毒的扩散。

本身也是同性恋的Randy,也不幸于1994 年因艾滋病离世。

当年在三藩市工作的 Randy Shilts

(当年在三藩市工作的 Randy Shilts)

泰国正品代购
专访特写
精华推荐
文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