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心同网 > 同志人物 > 正文

马来西亚同志文化的处境专访部落客Hezt

来源:成蹊同志生活志 编辑:心同编辑 时间:2012-12-04 【投稿】 字体【

在马来西亚沦落为同志,是多栖又多重流放的困境。─Hezt。这句充满无奈的破题便写在《亚当的禁果》的自序当中,道尽了马来西亚同志的苍凉宿命。
现今同

马来西亚同志文化的处境专访部落客Hezt

“在马来西亚沦落为同志,是多栖又多重流放的困境。”─Hezt。这句充满无奈的破题便写在《亚当的禁果》的自序当中,道尽了马来西亚同志的苍凉宿命。

现今同志的命运仍然多舛,在这句引言当中“马来西亚”四个字几乎可以替换成各种国家的名字来形容同志的生活,只是程度上的差异而已。近年来欧美国家同志运动的声浪不曾间断,一波又一波冲击着其他国家的同志和政府。马来西亚近年来以多元种族和文化共存为名,在沙拉碗里成长的Hezt谈论了《亚当的禁果》的创作以及马来西亚同志文化的处境。身为一个马来西亚的华人,接受华文教育和中华文化的薰陶,自幼便十分喜爱阅读华文作品以及写作。在成立部落格之前,Hezt写作的因子早已种下,早期Hezt写作的内容经常以内心压抑和生命无穷的荒谬交织下的意识流小说,也尝试写作同志小说。以笔和文字创建一个虚有的国度,Hezt试图在写作中抒发那些自我压抑的情感并且在其中寻求慰藉。年轻时喜爱阅读尔雅以及九歌出版的书以及散文家王鼎钧,在台湾出版的新书往往要等到五至六年之后才姗姗来到马来西亚的民间图书馆中。

在马来西亚,宪法规定伊斯兰教是马来人的宗教。在伊斯兰教义当中同性恋行为是不容许存在的,身为伊斯兰教徒同性恋的行为是背弃了自己的主、背叛了父母长辈的期待,而这也是使得马来西亚同志最大的担忧。因此这也是Hezt选择在台湾出版《亚当的禁果》最大的原因,同时也肇因于马来西亚的出版审查制度,然而矛盾的是​​国外或台湾的同志小说如白先勇、纪大伟、朱天文的小说得以在马来西亚引进,本地的同志作家若要出版作品却困难重重,至今在马来西亚同志出版刊物市场较出名的只有马来西亚籍、长驻美国的华裔牧师欧阳文风。在访谈中提到1998的安华事件,安华是当时马来西亚的副首相,因为被指控涉及渎职、鸡奸其司机与私人助理被革职,进而被判入狱,此事造成马来西亚社会对同性恋的仇视燃至沸点,可惜往后并未成为马来西亚同志运动的滥觞, 直到2011年,已经连续举办三年、只是办同志讲座及舞台剧等的“性向自主”活动被警方出禁令腰斩,皆因在马来西亚政府“默许”下,马来文媒体炒作此活动伤风败德、鼓吹性滥交等,由此可见马来西亚的同志文化萌芽仍然辛苦。

Hezt曾在一篇部落格文章《同志的假面告白》当中写到,如果要列举出同性恋的刻板印象,那么台湾大约有一半的男人都是同性恋吧!这个有趣的玩笑来自于数年前初次来到台湾的印象,他观察台湾男人的言行举止发现台湾人非常温柔、谈话的造诣比较文雅。他坦言,台湾文化影响马来西亚非常深远,十分佩服台湾文化安静的输出并深远影响着马来西亚,如音乐、偶像剧、文学层面等等……。即使是马来西亚的歌手如梁静茹、或蔡健雅仍然是经过台湾包装后发行的音乐。

《亚当的禁果》这本书,Hezt选择了以“性自白”为主要的书写,对于爱情而言他仍期待心灵的沟通,他笑说:“有太多空有外表的孔雀了!可用脑来沟通才是重点。”最后被问到是否有考虑到其他对同志较为友善的国家定居,Hezt说:“其实我是有计画,不过最重要的仍是工作机会。我非常想到欧美的国家呼吸那边的空气,但我知道我仍然会深深想念马来西亚的椰浆饭。”在Hezt的心中,也许无法选择在哪里成长也无法决定自己是不是同志,但比起冰冷的灰心他仍然爱着马来西亚的椰浆饭,还有马来西亚的男人。

泰国正品代购
专访特写
精华推荐
文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