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心同网 > 同志人物 > 正文

布拉兹达:纳粹迫害下的同性恋幸存者

来源:心同网 编辑:心同编辑 时间:2011-07-14 【投稿】 字体【

2008年夏,布拉兹达(左)和柏林市长克劳斯同沃维雷特。 鬼把戏让他在集中营中存活   法国东北部阿尔萨斯区米卢斯市的埃米尔同穆勒医院里

布拉兹达:纳粹迫害下的同性恋幸存者

2008年夏,布拉兹达(左)和柏林市长克劳斯·沃维雷特。

“鬼把戏”让他在集中营中存活

  法国东北部阿尔萨斯区米卢斯市的埃米尔·穆勒医院里,瘦得皮包骨头的鲁道夫·布拉兹达躺在8411房间的病床上,张着嘴,发出一声悲恸的尖叫,然后声音渐渐弱下来。在接下来的10多分钟里,他不时发出这种尖叫,一副痛苦的样子,仿佛死神在召唤他。

  好不容易说出能让人听懂的话,也是诸如“我老了,还活着干什么呢”、“我现在只是在等死”、“我可不想像现在这样活着了”之类的话。

  病房的门开了,护士来了。她不会说德语,布拉兹达几乎不会说法语,两人之间的交流就像一场哑剧。护士冲布拉兹达扬了扬眉毛,像是在说:“你没事儿吧?”布拉兹达摇了摇头,继而对护士眨眨眼,笑了起来。

  他没事,刚才都是装的。

  “你演得不错啊!”护士用法语说。

  对当过喜剧演员和魔术师的布拉兹达来说,这实在是小菜一碟。当年,正是这些“鬼把戏”,帮他从纳粹的布痕瓦尔德集中营中存活下来。

  现年98岁的布拉兹达是当今世上惟一幸存的经历过纳粹迫害、且能回忆当年往事的同性恋男子。

  护士走后,布拉兹达小睡了一会儿,醒来后吃了一块蛋糕。室外阳光明媚。这时,柏林市市长克劳斯·沃维雷特的信被送到布拉兹达手中。在信中,沃维雷特为布拉兹达取消最近的柏林之行表示遗憾与理解。读罢,布拉兹达吻了吻信,脸上喜气洋洋。

  多年来,布拉兹达一直保守着内心的秘密,不愿提及那段屈辱岁月。二战后,他成了一名屋顶修理工,和他的“伙伴”在靠近德国的法国阿尔萨斯地区修建了一栋房屋定居。几年前,他的“伙伴”去世,他开始正视以前的事。2008年,为纪念二战时期被纳粹迫害致死的同性恋者,柏林蒂尔加藤公园建起一座纪念碑,布拉兹达决定说出自己的故事,向死去的人致敬。

与柏林市长公开“打情骂俏”

  为纪念遭纳粹屠杀的600万犹太人而建造的柏林大屠杀纪念碑的管理者乌韦·诺马克说:“我们本以为没有遭纳粹迫害的同性恋者幸存,我们以为他们都不在人世了。”

  乌韦·诺马克还管理着另外一座纪念碑——在大屠杀纪念碑的对面,为纪念遭纳粹迫害致死的同性恋者而建立的纪念碑。纪念碑上有个小窗,游客可以通过这个小窗看到两名男子亲吻的影像。

  纪念碑于2008年建成后,引起了德国民众的争论,诺马克也成为很多人指责的焦点。一些人认为他不该把纪念碑建在这里;不少女权团体对这段影像表示不满,认为纪念碑只纪念了6000名男同性恋者。两年后,纪念碑上换成了两名女子亲吻的影像。

  诺马克说,2008年夏天,布拉兹达来到柏林参观纪念碑。“就像幽灵现身,这位友好的老先生不知从哪里冒出来。”

  布拉兹达引起了人们的注意,闪光灯闪个不停,还有人向他献花。公开自己同性恋身份的柏林市市长克劳斯·沃维雷特,在“光天化日之下”与他“打情骂俏”。后来媒体刊登的照片显示,沃维雷特在纪念碑前轻轻抚弄布拉兹达的头发。

“元首已经下令,要毫不留情地灭绝这些蛆虫”

  布拉兹达双耳几近失聪,不过他的眼睛很好。想要采访他,让他开口说话的最好办法就是向他展示过去的照片。《明镜》周刊记者向他展示了一张照片。照片上,在游泳池旁的布拉兹达欢呼雀跃。

  那个游泳池名叫“凤凰公共游泳池”,在他家乡——图林根州莫瑟维茨镇一座煤矿旁。1933年,20岁的布拉兹达在这里遇到了他的“初恋”。

泰国正品代购
    无相关信息
专访特写
精华推荐
文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