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心同网 > 同志人物 > 正文

专访社会学家李银河探讨同性恋者

来源:体育画报 编辑:心同编辑 时间:2011-08-17 【投稿】 字体【


李银河,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研究员丶博士生导师,1999年被《亚洲周刊》评为中国50位最具影响力人物之一。她的研究方向是性丶同性恋及家庭婚姻等,曾出版《同

专访社会学家李银河探讨同性恋者

李银河,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研究员丶博士生导师,1999年被《亚洲周刊》评为中国50位最具影响力人物之一。她的研究方向是性丶同性恋及家庭婚姻等,曾出版《同性恋亚文化》等专著。2011年1月4日下午,《体育画报》专访了这位社会学家。

《体育画报》:2006年,您作为特邀嘉宾参加了在加拿大蒙特利尔举行的首届World Outgames,能介绍一下当时的背景吗?

他们给我的助理发了邀请函件,请我去参加运动会期间举办的国际人权大会,并且要求我在会上发言。我到蒙特利尔后遇到了国内另一位同志活动家徐玢,我们俩是那届运动会上仅有的中国代表。那届World Outgames刚刚从Gay Games中分离出来,那次也是他们的第一次人权大会,主要探讨的是关于LGBT(Lesbian,Gay,Bisexual and Transgender,即女同性恋丶男同性恋丶双性恋和跨性别者)群体的权利话题。我演讲的时间不长,半个小时左右,题目是中国同性恋的现状。

《体育画报》:除了参加人权大会,您参与到运动会当中了吗?目前世界上有两个同性恋运动会,一个是侧重体育的Gay Games,一个是侧重人权大会的World Outgames,您认为世界同性恋运动会今后该走哪个方向?

当时我还参加了入场仪式,回想起来特别有意思。各代表团入场时,中国的牌子是徐玢举着的,但后面却没有运动员,因为那届国内还没有派人去参赛。我们作为专家学者团走在所有 运动队后面入场。开幕式现场气氛很热烈,感觉也很新鲜。从中能感受到世界同性恋运动的发展成果。他们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同性恋解放运动,到现在能有这样一个大规模的盛会,赢得世人的尊重,很了不起。同时这也是同性恋群体争取权利,显示力量,彰显自我存在的绝佳方式。未来我认为应该进行资源整合,将两个运动会合二为一,弄成一个像奥运会一样的盛会。

《体育画报》:二十多年来您做了很多中国同性恋的个案研究,在蒙特利尔,是否和国外同性恋者有过交流?感觉他们和国内同志有何不同?现在国内不接受同性恋的最主要原因在哪里?

国外的同志要比国内的权利大很多,在一些国家,他们可以去市政厅结婚了。他们也比国内同志更为活跃,经常参加研讨会,做义工和志愿者等。2007年我和学生做过一次全国大中城市的抽样电话调查,结果发现,公众对同性恋接纳程度相当高。一些指标超过美国和中国香港,最高的一个指标,「您认为同性恋和异性恋是否应该有同等的就业机会」,认为是的占91%,美国只有86%。但是赞成同性恋婚恋的比较少,只有20%。国内目前不接受同性恋,主要原因是我国社会(几千年)积淀下来的传统(太深厚) ,中国社会特别强调家庭价值,传宗接代。中国人结婚的压力太大了,父母丶亲戚和朋友都不会放过你。我们的异性恋霸权的思想也很严重,结果造成国内好多同性恋和异性结婚,婚后不和谐,尤其在性的方面,社会反而变得不稳定。

《体育画报》:2009年哥本哈根World Outgames,中国大陆的同志群体第一次自发组成代表团参赛,这是否可以看作中国同性恋者集体向世界「出柜」?据了解,今后他们会以更大规模参加世界同性恋运动会,会不会面临一些阻力?

国内同志群体参加比赛,这很有意义。他们其实很压抑,大家都不敢公开自己身份。我做过调查,国内LGBT群体中30%的人有过自杀念头,或尝试自杀,这样的比例太可怕了。有了这样一个运动会,能起到很大的减压作用,让他们的情绪有所释放。国内尤其对一些闭塞的二三线城市,能让那里的人们看到自己阳光丶健康的一面,群体的压力能减少很多。这也能让国外的人了解到中国的同志状况,他们对我们处于一种无知的状态,有时也存在误解,我们参与其中,正好是一个展示的机会。现在国内同志去参加比赛的规模还很小,规模大了,才会引起公众和政府的关注。

泰国正品代购
专访特写
精华推荐
文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