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心同网 > 同志人物 > 正文

同性恋导演林奕华:华丽戏剧 残酷人生

来源:成都日报 编辑:心同编辑 时间:2010-06-26 【投稿】 字体【


(林奕华)   主持人语   我的戏不可能被所有人接受,因为它从根本上是对社会主流认识的批判,是颠覆性的,不妥协的它的出发

1.jpg(林奕华)

  主持人语

  “我的戏不可能被所有人接受,因为它……从根本上是对社会主流认识的批判,是颠覆性的,不妥协的……它的出发点就不是取悦观众的。”

  “很多人追求往上爬,很多时候不是为了要看得远,而是为了要被看见。”

  “你可以用不同的方式出不同的名。”

  是媚俗的商业导演还是不妥协的先锋另类?被贴着各种自相矛盾标签的林奕华,他到底是如何看自己,看别人和看世界的呢?

  本期嘉宾

  林奕华,中国香港先锋戏剧导演,香港文化界代表人物。1994年凭《红玫瑰与白玫瑰》获台湾地区金马奖最佳改编剧本奖。1995年回港后致力于推动舞台艺术,编导了超过40出作品。1995年获香港艺术家年奖,2005年获“民政事务局局长嘉许奖”。1997年至今分别担任香港大学通识教育、香港浸会大学人文素质教育、香港演艺学院人文学科讲师。

  采访手记 (2010年5月15日成都)

  林奕华穿着普通的T恤、布裤,斜挎一个布的书包走了进来,瘦而清秀,整个人看起来自然、舒服、轻灵。林奕华说直到老他都会保持这样一种“林同学”的形象和状态,到处走走,看看,对这世界充满好奇,然后发问,给自己听,也给世人听。

  林奕华是香港人,但说话更像台湾人,普通话发音没有一点粤语的诘屈聱牙的艰辛,很顺溜,很婉转。座谈开始前,他一再问坐在远处的演员,你们能听见我的声音吗?要不要我站起来?有人迟到,他都注意到了,停下来打招呼说你好。无论谁跟他说话,他就很专注地看着谁,眼神明亮而透彻。显然,林奕华是心思细腻、无比在乎别人感受的一个人。

  林奕华的讲话是散漫的,一如他长长的有些散乱的头发,天上地下,撒得很开。但我发现,他的话语中有很多点,你只要触及了他心目当中的点,他就可以由这些点生发出无穷的想象力。在我们这些平常人面前悄然划过的人和事情,林奕华会发现其中的真意,会产生由衷的感动,会把那些形形色色,曲曲拐拐,重重叠叠,旮旮旯旯的东西,挖出来,用最原原本本的形式把它们表达出来。

  这其中,没有我们脑子里固有的观念价值,有的是他直面世界的真实感觉,他会看到我们习以为常的表象里那些细致的,尴尬的,欲望的,善变的,阴暗的,堕落的,绝望的人性。没有为了讨好权力营造出来的莺歌燕舞,更没有大脑被格式化后的振振有词。有的只是一个叫林奕华的导演觉得有意思的事情。

  我对他说,你的《华丽上班族》满狠的。

  他说,可能更应该叫残酷。

  我懂了,只要你不戴面具去生活,只要你不脑残地去思考,只要你真诚,只要你走进每一个实实在在的人,只要你忠于自己的感受,只要你碰巧还有一点表达的才气,残酷这两个字,你避不开。

  对话:戏剧不用学,街上天天都是戏

  把三十年见过的人听过的话写出来

  记者(以下简称记):看到有些地方写《华丽上班族之生活与生存》编剧是王继尧,有的地方又是张艾嘉,实际情况是怎样的呢?

  林奕华(以下简称林):我的戏不是一个人写剧本,比如《包法利夫人》几乎是全体演员一起创作。我和他们一起聊,然后他们扮演角色,用角色身份说话,有录像录音,再有一个人来统筹成剧本。《华丽上班族》也是,先是几个人一起聊大概的内容,王继尧写,写了四稿,距离演出只有三个礼拜,我们要上飞机去台湾排戏了,礼拜一出发,礼拜五早上张姐给我发短信,说她开始试着写了,到礼拜一基本上写完。现在看到的这些东西九成是她的,原稿保留了一场戏。

  记:你是不是很佩服张艾嘉?

  林:是,她常说,她把三十年见过的人听过的话都写出来了。她很多地方都让我感动,比如说那个大伟去跟朋友借钱,朋友不借,离开时朋友的独白——还会不会再见面?这些都是张艾嘉个人的体验,突然间别人敲门借很大一笔钱,你帮不上这个忙,会觉得都市里人和人之间的关系这么脆弱。

1/4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泰国正品代购
    无相关信息
专访特写
精华推荐
文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