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心同网 > 同志人物 > 正文

导演娄烨:虽然春风沉醉但仍然在夜里

来源:心同网 编辑:心同编辑 时间:2010-11-22 【投稿】 字体【


导演娄烨   我觉得爱情是我们生活之树的一片叶子,在这片叶子上你能够读到整个生活和世界的信息。mdash;mdash;娄烨

  中国已故作家郁达夫对于个

导演娄烨导演娄烨

  “我觉得爱情是我们生活之树的一片叶子,在这片叶子上你能够读到整个生活和世界的信息。”——娄烨  中国已故作家郁达夫对于个体的人的尊重和关照,感动了中国知名导演娄烨。  娄烨新作《春风沉醉的夜晚》的片名,灵感来自郁达夫1923年创作的短篇小说《春风沉醉的晚上》。郁达夫当时受到革命形势影响,目光从先前较多注视知识分子狭小的圈子,转移到更广大的劳动人民。在《春》小说中,他有意识地表现下层劳动者,描绘他们的苦难,表现他们的抗争,歌颂他们的品德,揭示他们不幸遭遇的根源。  娄烨刻划男男爱的电影《春》情节与郁达夫这部小说没关系,不过两个男主人公在一个昏暗的傍晚,读郁达夫文集的其中一篇,片尾也用了郁达夫的“当这样的无可奈何,春风沉醉的晚上,我每要在各处乱走,走到天将明的时候。”来结尾,郁达夫文中惆怅哀怨的调子萦绕片中。  娄烨在接受本报北京长途电访时,谈到郁达夫作品对他的影响:“打动我的还是郁达夫对于个体的人的尊重和关照。重读郁达夫,我感觉到我们已经很久没有像郁达夫那样如此亲切地接近个体的人,那样温和的接近个体周围的环境,那样直白的接近真实的自我。我们今天仍然缺乏这样的对个体人的尊重和关照。虽然今天我们春风沉醉,但仍然在夜里。”  娄烨说,与编剧常聊到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中国的一些作家和文人,当时的文化状况以及与现在的关系:“我们慢慢发现了某种‘我们的前身’和‘我们的来源’的东西,就是今天我们的很多所思所想其实并非所谓突然出现的,也不孤立,它是很自然的属于一个历史的线索里面的,这个历史线索其实一直存在,只是经常被压,剪断,掩盖或曲解。那实际上是一种简单的‘个人的’传统,而不是‘群体的’传统。我们发现这个传统一直在传递着一种比较温暖的人性的信息。从这个角度,《春风沉醉的夜晚》可以说是一次向这个传统学习的功课。”  被禁拍电影五年  《春》是娄烨的第六部电影,他的第五部电影——2006年的《颐和园》——时代背景由1987年至2003年,讲述北京清华大学的女生(郝蕾饰)与郭晓冬饰演的男同学沉浸于恋爱和肉体的欢愉。1989年正值......,两人当时分手,各自在不同城市流转,摆脱不了生命中的寂寞,随意的性爱关系成为慰藉。恣意挥霍残酷青春的《颐》让人感觉凄凉悲怆,电影主角也三点尽露。当时中国的电影局的审查,以拷贝的“技术不过关”为由拒绝做审查,不过娄烨还是不顾一切,让电影在康城影展角逐金棕榈大奖,《颐》在中国成了禁片,娄烨也被禁拍电影5年。  《春》非常低调的在南京拍摄。虽然中国精神病学会在2001年4月20日颁布“中国精神病分类与诊断标准”,不再把同性恋统划为病态。同性恋者被中国精神病学会从病房中“释放”,不过,《春》却穿插了严蕊写的反抗压迫、渴望自由的词篇中的几句:“不是爱风尘,似被前缘误,花落花开自有时”,让角色散发出无奈感。刻划男男爱的《春》是否会让导演的“5年禁拍”雪上加霜?  娄烨认为今天的中国对于同性恋问题已经有所改变,也已经不是一个禁忌的话题,但仍然存在限制。他说:“我相信中国会越来越开放和自由。我不希望也不认为会‘雪上加霜’,明年禁令到期,我希望能够在中国正常拍摄电影。”  刻划“爱情的亡命之徒”  娄烨1965年出生,1989年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1990年开始他的第一部电影《周末情人》。1995年完成《危情少女》,追求生存还原,挣脱历史文化的挟裹,将人从重重符号中释放出来,裸露生命的真实状态。1999年导了曾在新加坡国际电影节放映的《苏州河》,深获口碑;2004年导了章子怡演出的《紫蝴蝶》。《紫》、《颐》和《春》都角逐康城影展金棕榈大奖。《春》获得去年康城影展最佳剧本奖,作品屡在海外扬名,但也屡在中国禁演。他坦承《春》没有在中国上映,之前他通过中国媒体向电影局要求提前解禁没有得到回答:“不能上映当然是一种遗憾。”

泰国正品代购
专访特写
精华推荐
文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