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心同网 > 同志人物 > 正文

云海:为同性恋者工作 艾滋病不等于同性恋

来源:心同网 编辑:心同编辑 时间:2009-10-07 【投稿】 字体【

  已经到了下午6点,北京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以下简称疾控中心)的艾滋病自愿咨询检测中心却还没有下班。这时,一位20出头的小伙子推门走了进来。身穿白大褂的护士长用温和

  已经到了下午6点,北京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以下简称疾控中心)的艾滋病自愿咨询检测中心却还没有下班。这时,一位20出头的小伙子推门走了进来。身穿白大褂的护士长用温和的语气问他:“你是预约了来做检测的吧?”小伙子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额,那个,我是来找云海的。”护士长会意地笑了,对他说:“那你直接上二楼吧,他就在上面。”小伙子说了句谢谢,然后径直朝楼上走去,同样穿着白大褂的云海已经在门口等他了。见到云海,小伙子立刻舒了口气,说话也变得活泼起来:“原来你在楼上啊,不好意思啊,我已经提前下班了,但还是堵车,等久了吧。”云海亲切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没关系,跟我进来吧,我先给你做一个知情同意的说明,然后你再下去找护士做检测。”

  云海是疾控中心的外聘工作人员,负责动员和接待男同志群体参与艾滋病自愿咨询检测。成熟稳重的他穿上白大褂,看起来和疾控中心的其他医务工作者没有什么两样,不过对于男同志群体来说,他是能让大家放心的“自己人”。

  有意义的事情

  在从事这份工作之前,云海在一家国有合资企业工作,各方面待遇都不错,还分到了福利房。不过,每天和机器打交道,周而复始地重复着同样的工作,让他觉得“生命中缺乏有意义的东西”。2005年,30岁的云海给自己放了一个长假,去西藏旅行,希望能弄明白自己到底想要什么。然而,在西藏呆了一个月,他还是没能找到心目中“有意义的事情”,只好返回北京。

  正当对未来充满迷茫的时候,他无意中在网上看到了一家叫做北京爱知行研究所的公益机构正在招聘同志同伴教育志愿者的消息,他忽然感觉到自己内心深处久违的兴趣和激情被点燃了。

  “我大学时开始意识到自己对一位男同学有着不同寻常的感情,整天想看到他,想和他在一起。大二时,我高中时的女朋友来学校看我,我才发觉原来一直以来,我对她的感情只是像好朋友那种,完全没有跟那位男同学在一起时的心跳和幸福。这是我才明白,原来自己是同志。”于是,他迫切地想要了解自己,他找来了很多心理和健康方面的书籍,在这过程中,他了解了同性恋,也认同了自己,同时也接触到了很多艾滋病的相关知识。毕业后,他一直在国企工作,严肃的工作氛围逼得他必须要时刻注意隐藏自己的身份。当看到有机会能为同志群体做些事情的时候,他立刻就做出了决定,他要告别那种压抑的环境,他要回归自我,要让生命活得有意义。

  2005年6月,在北京爱知行研究所听过几次艾滋病知识讲座和同伴教育培训后,云海第一次来到北京著名的男同志聚集地“东单公园”开展预防艾滋病的同伴教育。他说:“当时我特别认真,还专门设计了一个问卷。我和一位年长的老同志在公园里聊了很久,我很想了解公园的历史还有老一辈的同志是怎么样生活的。当时聊得特别开心,我发现自己与人交流时感觉很好,沟通能力也还不错,这坚定了我参与这项工作的信心。”

  在云海利用业余时间参加同志防艾志愿工作一年之后,一位志愿者朋友告诉他,疾控中心的马小燕大夫想找一位男同志做助手,帮助她开展艾滋病自愿咨询检测的工作。马小燕是北京最早在男同志人群中开展艾滋病防治工作的医生之一,深受同志社群的信赖和爱戴。云海第一次在爱知行研究所听讲座时,讲课的老师就是马小燕。云海对马小燕十分敬佩,一年来的志愿者经历也让他感觉到为同志人群工作就是自己一直想要寻找的“有意义的事情”。于是他请那位朋友向马大夫推荐了自己,双方见面之后,互相了解了对方的想法和情况,马大夫认为这个朴实、稳重、有爱心的青年就是自己心目中要找的助手。

  沟通的桥梁

  2006年4月,云海正式以外聘工作人员的身份到疾控中心下设的艾滋病自愿咨询检测中心工作。以公开的同志身份到政府部门工作,这不仅对云海是一种挑战,对检测中心的工作人员而言,也是一次全新的尝试。云海笑着说,刚开始,一些大夫和护士总是对他特别客气,生怕让他感到见外,这让大家都有点拘谨和放不开。于是,云海就主动对大家说:“如果你们想了解关于同志的一些问题,比如同志们常用的称呼、暗语之类,可以随时问我,就算我不知道,我也可以去问别人。”云海的一番话打开了大家的心扉,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后,大家都喜欢上了这个踏实、勤快的年轻人。

泰国正品代购
    无相关信息
专访特写
精华推荐
文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