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心同网 > 同志人物 > 正文

凯特·伯恩斯坦:跨越才是性别的意义

来源:心同网 编辑:心同编辑 时间:2010-01-15 【投稿】 字体【

  凯特bull;伯恩斯坦(Kate Bornstein,1948-)是当今美国知名的跨性别运动积极分子。伯恩斯坦1948年3月15日出生在美国新泽西州的尼普敦(Neptune)。生为男儿身的凯特童

  凯特•伯恩斯坦(Kate Bornstein,1948-)是当今美国知名的跨性别运动积极分子。伯恩斯坦1948年3月15日出生在美国新泽西州的尼普敦(Neptune)。生为男儿身的凯特童年时名叫艾伯特(Albert)。    伯恩斯坦从1985年开始,部分时间作为一个女人生活,一年后,她接受变性手术,从而正式开始当一个女人。然而,她随后感到自己既不是男性也不是女性。和莱斯利•芬宁伯格(Leslie Feinberg)等一些跨性别运动积极分子一样,伯恩斯坦认同阴阳人,倾向于使用具有跨性别特色的中性人称代词“ze”而不是“他”或“她”。  1969年,伯恩斯坦成为布朗大学(Brown University)首位戏剧艺术专业的毕业生。不久之后伯恩斯坦加入了当时颇有争议的基督教科学论派(Scientology,又称信仰疗法,通过完成等级课程和培训,实现认识自我和精神完善的宗教体系,由美国科幻作家罗恩•哈伯德于1955年创立——译者注),在那里伯恩斯坦成为了非常成功的演说家和推销员。其后的12年里,伯恩斯坦经历了3次婚姻,放弃了男性角色、异性恋以及科学论派,转而从事性爱电话和色情舞蹈工作,并且皈依了佛教。    伯恩斯坦的首个戏剧作品是以自己和19世纪法国阴阳人赫尔克林•巴尔宾(Herculine Barbin)为原型创作的《隐藏:一种性别》(Hidden: A Gender)。该剧首演于1989年西雅图第一届国际男女同性恋戏剧节(International Lesbian and Gay Theatre Conference and Festival),它采用谈话节目的形式挑战了“性别恐怖主义”,揭露了日常实践中司空见惯的强调统一的性别二元体制。此剧因为另一个节目的临时取消才有幸跻身戏剧节,但它一鸣惊人,此后在大学校园、同志聚点及其他表演场所屡屡排演。  1994年,伯恩斯坦发表《性别逃犯:论男人、女人及我们中的其他人》(Gender Outlaw: On Men, Women, and the Rest of Us)。这本书融自传、“头脑改变宣言”以及时尚向导于一体,它推翻了一些一直限制着性别政治发展的理论边界,奠定了伯恩斯坦在酷儿理论经典中的地位。  在书中伯恩斯坦坚持认为,性别跨越的医学化或者说变性欲望的病理化,使得跨性别运动的社群建设变得困难。伯恩斯坦质疑医学变性对一个人曾经历史的强行抹除,同时也批评那些认为性别是固定而非流动的看法。伯恩斯坦还指出,无论从男到女还是从女到男,性别跨越者无须局限在性别的二元框架里面,转变过程本身才是性别的意义所在。于病理化的医学意识形态之外开展跨性别运动的政治动员,这本书是开路先锋。    伯恩斯坦还设法弥合变性人和同性恋团体之间日益加剧的分歧,当时这两个社群在政治上互相排挤。伯恩斯坦声称,不论各自的性实践有何不同,这两个社群都是性别体制压迫的受害者。这一立场很快和酷儿理论家以及酷儿社会活动家不谋而合,他们都反对身份政治,支持被压迫者的广泛联合。  伯恩斯坦的另一本著作——《我的性别练习簿:如何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一个真正的女人、真正的你,或压根儿别的人》(My Gender Workbook: How to Become a Real Man, a Real Woman, the Real You, or Something Else Entirely ,1998)是一个互动式的文本,包含了大量的测验、游戏和练习。和《性别逃犯》一样,这本书也始终如一地将性别与阶级、种族及其他的社会、经济、政治方面的不平等连系起来。  通过戏剧作品、工作坊和小说等手段,伯恩斯坦不断挑战读者,激励他们抵制性别体制。自《隐藏》之后,伯恩斯坦与其伴侣芭芭拉•凯乐拉斯(Barbara Carrellas)共同创作并表演了《恋爱中的金发美人》(Too Tall Blondes in: LOVE,2001年首演于波士顿),最近又推出了《悖谬的陌生人》(Strangers in Paradox)并于2003年在旧金山犀牛剧院(Theater Rhinoceros)首演。

泰国正品代购
专访特写
精华推荐
文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