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心同网 > 同志人物 > 正文

《中国新闻周刊》十年影响力人物:李银河

来源:心同网 编辑:心同编辑 时间:2009-12-26 【投稿】 字体【

  2007年2月的一个不眠之夜,李银河在反复思考关于英雄的问题。最后,她想通了三件事:第一,她不是英雄;第二,她不适合当英雄;第三,这个时代不需要英雄。

  促使

  2007年2月的一个不眠之夜,李银河在反复思考关于英雄的问题。最后,她想通了三件事:第一,她不是英雄;第二,她不适合当英雄;第三,这个时代不需要英雄。  促使她陷入这一哲学思考的是刚过去的、极不寻常的2006年。  这一年,从某种程度上,是中国社科院社会学所研究员李银河作为一个学者和一个公共知识分子的分水岭。此前,她的主要角色是潜心性研究的社会学家,影响所及限于学界和同性恋群体中;2006年,她高调亮相,从同性婚姻合法化提案、南京讲座“惹众怒”事件到采访收费事件,她一次次成为新闻焦点,对她的关注和非议都爆发式增长。  这一年,她获得了“英雄”和“灯塔”的无上赞誉,也被评为“2006十大最欠揍人物之一”。  她形容她最崇敬的大学者福柯,到后来每说一句话都是新闻事件。2006年起,她基本上也获得了这种地位。通常总是这样的,社会上一个敏感话题出来,媒体就去找她点评,而她的每次点评,都会遭遇耸人听闻式的解读。比如,她说“憧憬”性的多元化,报道就说她“憧憬多边恋”,于是舆论哗然;她说换妻的提法不对,应该叫换偶,报道就说她提倡换妻又换夫,舆论再次哗然……  “她有多大压力?你问她自己吧!但作为她身边的人,我都感觉到压力。”跟随李银河长达十多年的助理、经纪人郑宏霞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但李银河对于压力的话题并不津津乐道,反而轻描淡写地说,搞科研相对来说是最宽松的。跟她的主张容易给人造成的“斗士”印象相反,她在采访中的态度不但是温和的,而且是温柔的,平安喜乐的,仿佛已到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禅境。  她把自己的角色定位为watchdog(看门狗)。碰到一些不对的事情,又是属于自己的研究领域的,责任所系,“你总得出来汪汪两声吧”?  三提同性婚姻提案  称赞李银河是英雄的,是澳大利亚最高法院的大法官、67岁的迈克尔·科比,一个公开的同性恋者。他在2006年1月上海举办的“性、政策与法”耶鲁-复旦国际学术研讨会上,把李银河比作中国的金赛(美国性学家,其所著《金赛性学报告》引发了西方性解放运动)。  中国最有影响的“同性恋”资讯网站——爱白网的主编江晖也参加了这个研讨会。他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这个“很好玩的老头”说起李银河,一口一个“My hero”。但江晖对李银河的印象是:说话轻声细语,现场的气场不够,“面”了点,远不如她的文章有力量。  然后两个月之后的“两会”期间,李银河就用这样的轻声细语,提出了掷地有声的《关于同性婚姻的提案》。  这是她第三次提出这一提案了。前两次,都石沉大海。  很多人误会,以为李银河是人大代表或政协委员,可以直接提交提案。其实,她什么都不是,只能四处找朋友帮忙。  第一次是2001年“两会”期间,她委托一名人大代表提交“同性婚姻”议案。但因找不到30名代表附议,只能作为“建议”提交。  第二次是在2004年。她这次瞄准的是政协,因为政协的提案一个人就可以提交。社科院有不少政协委员,但都以“不是自己的研究领域”“不了解”为由拒绝了她。最后她总算找到了一位愿意帮忙的朋友,对方要求她不透露姓名。  其实,李银河自己都记不清她到底努力过多少次了。碰壁是家常便饭,有人肯帮忙也都会要求保密,提交没提交不知道,提交了当然也不会有任何下文。  第三次,2006年“两会”,她的声音终于被听到了,而且,振聋发聩。媒体蜂拥而至。全国政协新闻发言人吴建民在接受采访时表态,说同性婚姻的思想太过超前。

泰国正品代购
    无相关信息
专访特写
精华推荐
文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