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心同网 > 同志人物 > 正文

真情拥抱:艾滋感染者张亚辉

来源:心同网 编辑:心同编辑 时间:2009-07-19 【投稿】 字体【

张亚辉与人拥抱张亚辉,43岁,曾是小虎队等的经纪人,曾出版《这一切都是因为我想死》。2006年他走上街头,寻求以艾滋感染者的身份与人拥抱,最终他完成了与150人的拥抱。

1.jpg张亚辉与人拥抱

张亚辉,43岁,曾是小虎队等的经纪人,曾出版《这一切都是因为我想死》。2006年他走上街头,寻求以艾滋感染者的身份与人拥抱,最终他完成了与150人的拥抱。他这一行动希望更多的人能平等对待艾滋感染者,得到亲人、朋友的大力支持。“你们会怕艾滋吗?我就是一名艾滋患者”亚辉说,台下约五百名的大同大学大一学生顿时安静,他们都是被学校要求来听演讲,或许当中有一半以上的学生压根不知道今天演讲的题目究竟是什么,“会怕的举个手没关系,让我认识一下”,四、五只手缓缓举起,当中包括一名看似教职员身份的中年男子同样举手,“我今天来这里,就是要来和你们宣导艾滋病的正确观念,感染艾滋,最严重的就是它会吃掉人的免疫力……所以和艾滋患者拥抱或亲吻是安全的”,看着亚辉在台上卖力宣导艾滋病的正确观念,很难想像,这位演讲者已经和艾滋病魔对抗快要10年了。从2001年发现身体日益不适,亚辉到处上医院看诊,起初以为只是气喘又复发,也被医生怀疑是否得到甲状腺亢进或是心脏出问题,但是检验结果一切都正常,人却消瘦了整整一圈,亚辉想到他的“特殊身分”,于是他往最糟的一面想,“医生,你有帮我做HIV检查吗?”,医生还调侃他说,艾滋没那么容易说得就得的,要他放心等报告出炉。然而,事实的结果是,亚辉看到电脑银幕上秀出“HIV+”的字幕,这一刻,彷佛直接宣判了他的死刑,只是,死刑执行的那一天,没有人可以告诉他。张亚辉,1966年生,他说他选择了一个很好记的日子7月11号来到世上,大学毕业、出社会后,踏入唱片娱乐事业,起初从当艺人的宣传基层工作开始做起,曾经带过的艺人不胜枚举,小虎队、陶晶莹、张雨生等诸多大牌艺人。而他带过的许多艺人,一直到今天,仍然持续着这份难能可贵的情谊,不离不弃鼓励着他一起对抗艾滋,像是Debbie姚黛玮、李之勤等人,甚至帮他出的书《这一切都是因为我想死》写序。采访一名同志艾滋患者,不免俗的,总都得问上“你是怎么得到艾滋的?”、“被谁传染?”,话一出口,亚辉马上笑笑的瞄我:“当然是性行为,不然怎么会得!”、“跟过这么多人有性行为,我怎么会知道是谁!”,好像我提出的问题非常的没有深度,不过换作他的角度想想也是,我不禁当他的面笑了出来,这一笑,立刻化解小小尴尬。他说,大家都爱问是谁传染给他的,不过,人海茫茫,他去哪揪出谁是带原者?“大家似乎都搞错方向了,重点并不是谁传染给我,而是自己有没有做好安全措施,既然得了,那就认了,不要再去追究过往,那也于事无补。”,说完这段话,我还在想所以他的弦外之音是否在暗示─他都没有做预防措施?果不其然,“我想每个人都一样啦,不管异性同性,谁喜欢有那一层存在,其实,不管有得病或没得病,都应该要做好安全措施,这不应该是得病者一个人的责任。”,不用我再追问,他很坦率给我要的答案。“其实你们都不用来批判我们,光我们就先狠狠的批判自己了。”他仍是笑笑的说,而这句话,或许亚辉没意识到,在访谈过程中不时地从他口中说出,我想,隐藏在他笑容后的,究竟是有多深的自责。至今,这个社会对艾滋病的观念仍然存在着误解,如果说民众对“艾滋患者”感到害怕,那么,这位“艾滋患者”若再加上“同志身份”呢?答案从当天演讲现场的大同大学学生身上,可看出些端倪。“刚刚跟你们说过了,我是艾滋患者,而且我还是一名同志。”亚辉语毕,坐在我周遭的几名同学,开始窃窃私语,说些什么,我拉长耳朵还是听不清楚,不过我能肯定,这个同志身份,确实拉回他们有些分心的精神,让他们对亚辉有种“另眼相待”的感觉,这些19或20岁的小大一,对于眼前出现这样一名开诚布公的特殊人士,正单纯、正青春的世代,会有怎样的想法?

泰国正品代购
    无相关信息
专访特写
精华推荐
文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