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心同网 > 同志人物 > 正文

曹靖:变装也酷,爱穿裙子的男人

来源:心同网 编辑:心同编辑 时间:2009-03-09 【投稿】 字体【

2008年10月15日,拍摄于北京帽儿胡同 酷儿曹靖:爱穿裙子的男人
核心提示:从上世纪90年代起,西方那些在性和性别领域的越轨分子(同性恋者,双性恋者,易装者、虐恋者等)

1.jpg2008年10月15日,拍摄于北京帽儿胡同 酷儿曹靖:爱穿裙子的男人

核心提示:从上世纪90年代起,西方那些在性和性别领域的越轨分子(同性恋者,双性恋者,易装者、虐恋者等)开始自称为“酷儿”。曹靖作为“酷儿”,却在生活中屡屡受挫,婚姻和事业都面临重大危机。然而坚持“酷儿”才是他的生活底线——酷儿到底。

南方人物周刊3月9日报道 他有着高大的身躯、低沉的嗓音、很有魄力的举止,还有一双粗糙的手。大声朗读德语的时候,像极了一位战士,英气逼人。只是,他平素最常见的装扮——一袭拖至脚踝的白裙,加上胸前艳光流淌的红丝巾——屡屡让观者侧目。

他很痛苦,连幼儿园小朋友都会知道的问题,他迄今没有答案:为什么这个世界上的人不是男人就是女人?为什么只能男穿裤子、女穿裙子?为什么只能男女结婚,而不可以男男或者女女?

他也很可怜,他一度被视作异类。为此,他失去了职业、没了家庭,靠600块一个月的补贴在北京生活。每到上街时,他遭遇的总是路人的斜眼、口哨和耸肩,这些表情代表着嘲笑、蔑视乃至恐惧。

对他“最好”的永远是女装店的老板,他们会不厌其烦地为曹靖介绍“既便宜,又漂亮”的裙子;他们关心的是又一件大号存货被买走了,至于谁买的,无所谓。有时,看着曹靖提走中意裙子的背影,那些店里的人会迫不及待地掩面而笑。

直到 2000年的一天,曹靖逛书市,看到了一本社会学译著——《酷儿理论》,到那一刻为止,他才找到了让自己困惑的根源——在译者李银河笔下,他被描述为“酷儿(英语单词Queer的英译)”。

曹靖并不认为自己很“酷”,他甚至觉得,世界上每一个人都该是“酷儿”。

婚姻

一直到结婚前,曹靖都没敢穿裙子。1963年出生的人,听着文革的号角长大,毕竟还不敢无所顾忌地冲破禁忌。

即便如此,曹靖还是会与别人有些不同。上班时,他喜欢穿一件白色或粉色的紧身衣,一条艳色裤子,紧贴双腿那种;还喜欢花哨的饰品,这一点让他所在的学校——北京市国子监中学颇为反感,学生也觉得老师“怪怪的”。在中学男教师清一色的衬衣西裤装束中,这个人很是刺目。

1999年,“桃花运”来了,别人给他介绍了一个年轻貌端的大姑娘林菲(化名),她在军队出版社上班,知识分子家庭,结婚以后还可以分一套房子。男大当婚,对一个父亲很早去世、母亲独居多年的家庭而言,更是如此。朋友每天撺掇,老母终日催婚,曹靖在“左右摇摆中,糊里糊涂地”开始了恋爱。

和任何人的恋爱一样,花前月下的浪漫是美好的。未来的丈母娘是位美术编辑,曹靖紧身而艳丽的穿着,在她看来反倒是新潮与前卫,并无一点责怪,这加深了曹靖对林菲和林菲家的好感。一年以后的千禧之夏,两人摆下了喜筵。

婚礼是风光的,筵席摆在了莫斯科餐厅。这座位于北京展览馆的老牌饭店,曾是北京过去屈指可数的高档西餐厅,鱼子酱、焖鱼、小龙虾、牛尾汤——那天,每一位参加婚礼的食客脸上都洋溢着喜悦,但不满意的是新娘和她的家人。

他们终于对曹靖有些怒不可遏了:平常怎样无所谓,婚礼一定要西装革履的,怎能还是紧身衣、花色迷你裤!林家人觉得,这是不识体统、不伦不类,“自始至终,林家人在婚礼上没有笑过一次”。

婚姻生活就此开始。在曹靖看来,林菲领到单位分配的一处平房后,夫妻就开始形同陌路,“她是180度大转弯”。之前的林菲热情、健谈、温柔;婚后则变得冷酷、寡言,甚至是无情,有时一天也说不上一句话,除了上班,就是与她的佛友们在家中聚会。丈夫?似乎从来就不存在。

终于有一天,有人偷偷找曹靖谈话了:“你知不知道林菲跟你谈、跟你结婚,就是为了这套房子?北京的房子有多值钱你当真不知道?”曹靖很愤懑,搭上了全部积蓄的婚姻,竟然是一个阴谋。于是,离婚。

泰国正品代购
    无相关信息
专访特写
精华推荐
文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