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心同网 > 同志人物 > 正文

李银河回应网络质疑:渴求知识支配自己研究性

来源:心同网 编辑:心同编辑 时间:2009-02-14 【投稿】 字体【

  她是一个社会学家,研究婚姻、家庭、性别和性,因性观念前卫屡屡引发争议,但最为社会关注也最引人争议的却是她对同性恋的研究。有人说她打开的是一扇天

  她是一个社会学家,研究婚姻、家庭、性别和性,因性观念“前卫”屡屡引发争议,但最为社会关注也最引人争议的却是她对同性恋的研究。有人说她打开的是一扇天窗,也有人说她打开的是潘多拉魔盒;有人说她标新立异,也有人说她哗众取宠……就连她与天才作家王小波的恋情也存有争议,特别是在她公开与王小波的情书并结集出版的日子里。

  她的话经常被媒体引用,在网络上叫好声一片,但也板砖四起,比如“艾滋病主要靠异性恋传播”、“美好的性都是免费的”、“爱情可以是强烈而不排他的”……

  她是谁?她就是著名社会学家李银河。

  我是在一个冬天的早晨采访她的。她的语速仿佛冬阳下的河水,清澈、缓慢,还有一点点稍纵即逝的宁静与灿烂。让我惊讶的是她的逻辑之缜密,条理之清晰,那些话,仿佛生命力极强的豆子,落地生根。

  王小波是个怎样的人?

  《读者》(原创版):提到你,一直绕不开王小波。小波先生走了快12年,他的行文方式甚至影响了一代人。小波和你朝夕相处,你从他身上学到了什么?

  李银河:最让我惊喜的还是他的文学才能,他是天才。那种“无中生有”的创造力,不是一般人所具有的。他特会写小说。对于他创造出来的美,我只有惊叹。

  《读者》(原创版):有人说,你和王小波的情书合集《爱你就像爱生命》是中国人的“爱情圣经”。有位女作家甚至说,她一辈子若能收到这样一封情书就死而无憾了。当初你不顾反对公开这些纯属私人性质的情书,后悔吗?

  李银河:不后悔。这是一个天才作家的文字,那么美好,那么纯洁、天真,我觉得美好的文字不应该只属于我自己。

  《读者》(原创版):情书开头特别经典—“你好啊李银河”,就像一个孩子说出来的,且是脱口而出的那种,调皮又纯洁。你经常看这些情书吗?

  李银河:用不着经常看,因为它们已经在我的心里了。

  《读者》(原创版):你说王小波是一个浪漫的人,我曾经看过他的一个访谈节目,感觉他中规中矩,甚至还有一点羞涩,其实我更愿意用“纯洁”来形容我所尊敬的王小波先生,生活中的王小波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李银河:他确实有一点羞涩,说话腼腆,但他又是那种“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的人。他觉得跟你不是一路人,那他就一句话没有;他要是感觉你是知己的话,就口若悬河了。有一次,跟他一个酒友吧,小波说得唾沫星子四溅,我都不太能想象。(笑)

  《读者》(原创版):你在《光明日报》上班那会儿,他突然问:“你有朋友没有?”然后单刀直入地问了一句:“你看我怎么样?”你当时怎么想?

  李银河:感到震惊和意外,心想这个人好自信啊……

  《读者》(原创版):你还没有看上他,是吗?

  李银河:有点。(笑)

  《读者》(原创版):可以设想一下,如果小波先生不英年早逝,那么你觉得今天他会取得怎样的成就呢?

  李银河:他还在继续写吧。

  《读者》(原创版):有可能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吗?

  李银河:我还真觉得他有这可能,他的才华,他的创造性,他的专一,都使得他有这种潜力。

 婚姻是爱情的坟墓?   《读者》(原创版):都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于是有人开玩笑说,既然婚姻是爱情的坟墓,那就结婚吧,因为不结婚就死无葬身之地。现在高学历的知识分子越来越不愿意结婚,你怎么看待这种现象?

  李银河:我觉得不结婚也许是一个新的潮流,比如说在我最近访问的东欧,像匈牙利,结婚的人特别少,好像是百分之十几,其他的都不结婚。大约可分三种,一种是同居,还有一种是单身,这两种比例都是比较大的,还有一种就是分开居住的伴侣。像北欧的国家,大约也是有一半的人不结婚的。咱们中国“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虽然这个传统特别深远,但也不是不可动摇的,好多人已选择其他的方式,比如同居、单身。

1/4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泰国正品代购
    无相关信息
专访特写
精华推荐
文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