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心同网 > 同志人物 > 正文

同性恋艾滋病男孩的志愿者目标

来源:心同网 编辑:心同编辑 时间:2008-12-30 【投稿】 字体【

  11月初,北京首支艾滋病高危人群志愿者干预队成立。宫伟(化名)和他的70个伙伴一起,出现在酒吧、歌厅、洗浴中心等娱乐场所。通过各种宣传方式,提高边缘人群对艾滋病的

  11月初,北京首支艾滋病高危人群志愿者干预队成立。宫伟(化名)和他的70个伙伴一起,出现在酒吧、歌厅、洗浴中心等娱乐场所。通过各种宣传方式,提高边缘人群对艾滋病的知晓率,加强防范意识。

  大三男孩感染艾滋

  和大多数的志愿者不同,宫伟是一名艾滋病感染者。

  “高中时,我就发现自己喜欢的是男人。”对于自己的性取向,这个哈尔滨男孩没有避讳。2003年,考到北京读大学后,宫伟经常登录网上的同性主题聊天室。和普通的同性恋者不同,当有人半开玩笑地说“睡一晚就能拿钱”时,宫伟没有选择拒绝。

  性工作者生涯就这样开始了。频繁出入酒吧、KTV,在高档场所消费,攀比穿名牌……成了宫伟生活的重要内容。相比自己并不富裕的家境,很多人在此年龄都会有的虚荣心,在宫伟身上得到了满足。

  2006年6月,当同学们或为即将到来的暑假欣喜若狂,或为寻找工作四处奔波时,宫伟却独自隐隐感到不安,因为年初时自己有过一次没有防护措施的性行为。37度的低烧已经持续了两个月,平日健壮的身体此时感觉软绵绵的。

  低烧、腹泻、淋巴结肿胀……虽然怀疑自己感染了艾滋病,但当在网络搜索栏中输入“艾滋病”字样后,看到屏幕上出现与自己相同的症状时,他还是不由得恐惧起来,手心也已渗出汗水。

  为了得到明确的答案,他前往朝阳区疾控中心进行HIV抗体检测。这个24岁的男孩不知道等待自己的,将是怎样的结果。

  当检测化验单递到面前时,HIV抗体一栏中的“阳性”二字,让他一下子跌坐在椅子上——自己真的感染了艾滋病!

  流浪途中找到目标

  “不就是一种慢性病吗?如果不暴发,活个20年没有问题。你看我,不也活了好几年了?也许我们的时间不比别人多,但我们可以将人生浓缩为精华,这样不是更好吗……”为了迅速取得宫伟的信任,朝阳华人艾滋干预工作组负责人、有着3年志愿者经验的肖冬善意地骗宫伟,说自己也是感染者。

  看到面前这个“感染者”生龙活虎的样子,宫伟试着重新开始,暂时打消了“艾滋病等于死亡”的念头。每天,他乘坐4个小时的公交,往返于学校与朝阳疾控之间,接受专业的心理辅导和相关的艾滋病治疗知识。魂不守舍的他,经常在车开过目的地好几站后,才猛然回过神来。

  每当想到自己的人生尚未开始,就已注定将很快结束,宫伟的脑中就乱成一团。身为家中的独生子,父母是宫伟此刻唯一的牵挂。

  反复的思想斗争后,宫伟仍未从纠结的情绪中摆脱过来,于是接受了肖冬“出去散散心”的建议。8月,他独自登上列车。

  离开了喧嚣的都市,行进在山中的他,开始用心去体会大自然的美。见到心动的景色,他会拍下照片发送给远在北京的肖冬,和别人分享美景的同时,宫伟慢慢敞开了自己的心扉。

  在街上,当看到路边匍匐乞讨的流浪者和拄着拐仍努力前行的残疾人时,宫伟突然有了悔意,“想到自己有着年轻的生命、健全的肢体和温暖的家庭,相比于他们,自己的不幸算得了什么呢?虽然不知道今后的路还有多长,但与其自暴自弃,还不如从现在起,认真过好每一天。”意识到每个生命都有着不同的缺憾后,迷途少年为自己的逃避感到汗颜。

  “每个人都有享受生命的权利,艾滋病病人当然也不例外。”坦然接受了自己是艾滋病感染者的现实后,宫伟决定用行动阻止更多人重蹈自己的覆辙。

  积极加入防艾队伍

  一回到北京,宫伟就找到肖冬。他要求加入艾滋病防治志愿者的队伍,成为包括大学生、娱乐场所从业者、卫生部门及相关政府工作人员在内的,数万名防艾志愿者中的一员。

  今年3月的一次行动令宫伟记忆犹新。在三里屯的一家酒吧内,当他将手册递给一个年轻女孩时,对方瞥见粘在上面的安全套后,不屑地将其随手丢在地上。见状,宫伟俯身将其拾起,再度递交到女孩手中,“我并没有恶意,只是希望您能了解安全知识。”宫伟的执着打动了女孩,她接过安全套,将其放入包中。

泰国正品代购
    无相关信息
专访特写
精华推荐
文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