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心同网 > 同志人物 > 正文

郭子阳:那些MB教我的事

来源:gayspot 编辑:郭尔克 时间:2014-11-24 【投稿】 字体【

郭子阳工作之余,他时间充裕,便把所有都投给了公益,这让他第二年就成长为主要的组织者。07年全职,郭子阳的生活渐被公益赋形。至于当初为何选择性工作者作为服务对象,郭子阳坦诚说性工作者问题严重。

郭子阳:那些MB教我的事

介绍自己时,郭子阳常开完笑说自己是“卖淫的”,很多人信以为真,他也一笑而过。拍照这天,他穿一件明码标价的自行车服,10K,并非他“卖淫”的价格,而是他参加美国“艾滋骑行”筹款超过1万美元的纪念。10年前,他刚开始做公益的时候,不满20的他每天梳着潮流的发型,衣服上挂满复杂的挂饰。10年后,他素脸站在Gayspot封面照的镜头前,连粉底都不打。“老了呗,不想再弄那么复杂”,他说。

“卖淫为什么不能是为了自由呢?”

郭子阳04年到京,那时他18岁。因为朋友关系,他去做临终关怀。这是公益在他少小生命中的最初投影。随着年岁渐长,又加之网络浇灌,郭子阳很快认同了其同志身份。这其间他结识了很多朋友。生活似乎总存在着一种必然,05年他去做检测,碰巧相关机构在做艾滋议题,他很感兴趣,于是便去做了志愿者。工作之余,他时间充裕,便把所有都投给了公益,这让他第二年就成长为主要的组织者。07年全职,郭子阳的生活渐被公益赋形。

至于当初为何选择性工作者作为服务对象,郭子阳坦诚说性工作者问题严重。这,是他最初的判断,也是他后来究究不已的偏见。然而以身份凝结起的圈子是很难介入的,尤其在隐蔽情况下,身份是最大的隔绝。

“电话打过去,就说送安全套。对方回复,我们不需要。(他们)担心会是警察。我说我们是疾控的。回复,我们这没有艾滋病。”

信任艰难,郭子阳对此的策略是耐心和诚恳。他给他们发信息,说哪儿哪儿严打啦扫黄了注意啊,天黑小心路滑。时日一长,松动出现了。

“第一次在双井,老板派一个小弟下来,我们把安全套给他,宣传资料给他。但我们还是进不去。”

这个准入过程甚至难于入党考察,一年时间,联系才慢慢虚以委实,并到最后成长为信任。“一年后大家就互相来往,相互介绍。他们会带朋友过来,我们也会过去。这其中最重要的是我们不是只关注艾滋,我们更关注性工作者的权益、法律和暴力问题。”

大部分人会认为性工作者是艾滋高发人群,“其实这是偏见。你会发现那时他们戴套的普及率已经远远高过一般男同,然后大家也很清楚感染了性病、艾滋病要怎么做。实际上艾滋并不是他们主要的问题。(他们)最主要的问题是(来自客人)暴力,和警方的钓鱼(执法)。”

然后郭子阳开始了这个隐秘世界的讲述,他声调平和,但过多的语气还是泄露了他的情绪。

“他们各个年龄层都有,我见过的,最小12岁,最大70多岁。有同志,有直男卖同性的,有夫夫一起卖的。他们带给你的冲击是很大的。就像那个直男卖同性的,他卖得很开心,然后女朋友还知道,并且二人感情很好。事情完全是超预期的。(你会发现)卖淫简直是无障碍就业,年龄那么大的,那么胖的,不好看的,生意都很好。”

“他们并非苦大仇深。并非是活不下去或者被骗被拐才来卖淫。社会对性工作者的定义是你肯定有问题才来做这个,正经人家谁做。尤其你还是男的。有手有脚的,更何况你还是卖男性。这其实是很多重的歧视,他们从来就没有体会过这个生命本身。他们不会知道他做这个做得很开心,他可以选择客人,玩儿他喜欢的,然后还很赚钱。”

“(我记得)一个专卖老人的会所,最年轻的35,最大七十多。然后有一个大学教师,五十多岁,家有妻小。他不接活儿时,就喜欢给大家做做饭,做做卫生。他不是为了赚钱,他经济很好。(这个工作让)他能够经常到很多地方,然后遇到的小孩子都是他喜欢的,而且又能赚钱。他说家庭太压抑了。他们那个年代,都是要结婚,然后过得很压抑。(至于客人)给多给少都无所谓,这是他要的生活。你可以说他卖淫是为了自由,卖淫为什么不能是为了自由呢?”

而郭子阳也在这个隐秘的世界里打开了自己。

“他们的主要问题不是疾病,而是社会的歧视和侵犯。”

“最初想,他们肯定是有原因的。非得需要什么原因么?然后你会听到很多故事,这些故事会彻底改变你。(你会知道)他们的主要问题不是疾病,而是社会的歧视和侵犯。性工作者在中国不合法,(会经常)被警方骚扰。更多是被客人侵害。我们遇到很多很多被客人打伤的、住院的、被捅的,他们不敢报警。因为他们本身也是违法的。然后客人会变本加厉,因为他们不敢报警。”

虽然无力感遍布,但郭子阳们还是找到了他们的价值。

“(我们)最重要的价值是整合资源。我跟你聊天,你把(遭受侵犯的)一切告诉我,十分细节的,怎么发生的,对方有什么体貌特征。然后我遇到另一个人,再跟他聊天。我不断跟每个人聊天,然后把信息收集过来。我们有几千例这种毛毛角角的经验。尤其对于刚入行,这些对他们来说是非常有用的。他们很需要这种经验,以免受到侵害。法律保护不了他们,好在我们还有经验。”

而郭子阳也知道,最大的无力感倒不是性工作者,而是警方。

“对警察,我们只能尽可能跟他们讲不能太暴力地对待他们。虽然他是性工作者,但是不能因为他这个身份而无辜遭受暴力和侵犯。不见得好,但一定要说。能争一分是一分。”

聊到这里,我们跟随午后稍作了停顿。郭子阳缓下来喝些咖啡。但他随即仰头,又笑,“好多人说我们像他们的工会。其实我们强调的是我们什么都给不了他们。我们能给他们的都是他们先给我们的。我们希望他们之间能够有这种互助。至于我个人,我最开心的是我完完全全看到了这十年这个社群的变化。”

他语速很快,整个人给人一种收缩感,但力量却在那里。他才28岁,但做公益已经十年。我们旁边,一个女人在反复跟人议对她的投资计划。她唇上的红很紧致,咖啡从递上去就没被呷过一口。北京是一个雄心勃勃的城市,反而是我们呷咖啡谈公益,我才觉得是一派温情。

泰国正品代购
专访特写
精华推荐
文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