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心同网 > 同志人物 > 正文

专访《我的男男婚礼》导演+男主角金赵光秀

来源:台湾国际酷儿影展 编辑:心同编辑 时间:2015-10-28 【投稿】 字体【

金赵光秀导演的短片作品反应了不同面向的当代男同志文化,他反其道而行,将歌舞、喜剧元素渗入作品当中,使每部电影都蔓延一种难以言喻的快乐,仿佛象征着正面希望,给予观影者鼓励。金赵光秀的所有同志作品都走一种平宜近人的商业色彩,让观众观赏喜悦。

专访《我的男男婚礼》导演+男主角金赵光秀

《我的男男婚礼》男主角夫夫档——金赵光秀、金承焕在2015台湾国际酷儿影展开幕式恩爱亮相。

早在2005年,金赵光秀便担任《爱,不悔》制片。该片是韩国影史第一部卖座的同志电影,共达4.3万观影人次。 2008年起,金赵光秀陆续执导同志短片《男得遇见你》、《好友行不行》、《热爱100度》、《这一夜》、《夜飞虫》(后二者在《仅此一夜》分为上下部),并在2012年推出剧情长片《两个婚礼一个葬礼》。

韩国另有两位导演拍摄同志题材:金敬穆导演以惊世骇俗的实验影像手法展现同性情欲,李宋喜一刻画同性苦涩爱恋。不同的是,金赵光秀的所有同志作品都走一种平宜近人的商业色彩,让观众观赏喜悦。多数韩国作品都有一种绝望的压抑感,来反应出辛苦出柜、霸凌这些议题,但金赵导演认为这会使观众感到沮丧,所以他反其道而行,将歌舞、喜剧元素渗入作品当中,使每部电影都蔓延一种难以言喻的快乐,仿佛象征着正面希望,给予观影者鼓励。

金赵导演的短片作品反应了不同面向的当代男同志文化。例如《男得遇见你》表现了小男生对陌生人的暗恋、《好友行不行》讲述男友在军中,情侣如何避开异样眼光享受片刻温存、《热爱100度》涉及了听障同志与男男情色按摩(擦澡)、《这一夜》描绘青少年学生同志对于成人世界情欲的憧憬、《夜飞虫》则讲述酒店牛郎对爱情的渴望。观众看见了男同志多元样貌,进而了解同志族群如何遭受社会压迫边缘对待,以至于情欲无法被看见。

长片《二个婚礼一个葬礼》透过两对男女同志假结婚假同居,反讽社会对于家庭的刻板想像。主角们原先臣服于异性恋霸权,伪装成夫妻以符合社会、家长期待,直至同志好友惨遭霸凌身亡,男主角终于鼓起勇气出柜对凶手含泪嘶吼控诉。最后的台词:“改变世界真的不容易,我们要创造一个新的地球,不分异性恋同性恋,每个人都能幸福的社会。”无疑是导演对大众的精神喊话,要以基督教、天主教为主的韩国莫再歧视性少数。剧末的同志婚礼,除了是期待,更是预告!因为金赵光秀就在该片推出的一年后举行婚礼,成为韩国第一对公开结婚的同性伴侣。

这场婚礼不单只是爱情仪式,更是韩国同志运动的先驱。它彻底改变韩国社会观感,成功让同志议题登上媒体版面。打从儿时,金赵光秀的梦想就是一场盛大轰动的世纪婚礼,但同志身分让他无法实现这项愿望。不过出柜后的十五年中,他逐渐知道其他国家对同性婚姻的认可。他决定亲自上场示范,让韩国年轻同志族群知道:“你们也是可以结婚的!和异性恋享有一样的权利!”所以从2013年9月,金赵导演便与电影公司合作,打算将自己与相恋八年男友金承焕的婚礼筹备过程拍摄成纪录片。透过影像传递这份力量告诉世人:同志就在你我身边,请不要再无视我们,国家体制没有理由剥夺人民应享有的权利。完成后的这部电影,正是本届台湾国际酷儿影展所放映的——《我的男男婚礼》。

专访《我的男男婚礼》导演+男主角金赵光秀

《我的男男婚礼》海报

《我的男男婚礼》述及金赵光秀与相差19岁的制片人金承焕的结婚历程。 2004年,他们在韩国同志人权团体“朋友之间”认识后交往至今,而后步上红毯。他们希望这场婚礼能够打破现有的婚姻仪式、不模仿异性恋,因此加入了音乐剧、脱口秀、电影放映等桥段。此外,更要尽量社会运动化,拍摄成影片、发布记者会、广邀明星莅临、与大学生社团合作,企图将影响力发挥至最大。

果真,当他们宣布结婚,立刻攻占网路论坛成为热门话题。只是,当他们完成婚纱照,支持声浪又转为批评,因为他们两个“男人”皆穿上雪白婚纱,此举让80%网友反感。透过这幕,我们看见了社会民众对于性别的刻板想像:基于“人权”,他们支持同性婚姻,却不准男人穿女装、觉得恶心。难道,穿女装就不是一种“人权”吗?我尊重你可以穿,但我觉得恶心。这不是互相矛盾吗?性别的进步,应是全面的。

专访《我的男男婚礼》导演+男主角金赵光秀

《我的男男婚礼》剧照

片中更不时能看见小俩口的斗嘴放闪光。金承焕抱怨着金赵光秀讲话总是想分出胜负,在对话中使用“进步”、“保守”字眼也显得咄咄逼人。说毕,金赵导演立刻回嘴“我根本没有这个意思”,接着又是一阵劈哩啪啦的论证解释。甚至还说:“要是结不成婚,这纪录片就有趣了!”没想到金承焕面对摄影机对观众说:“要是结不成又怎样,这是我的人生,不用为你负责,我又不是为了你结!”瞬间,气氛又变得好粉红。明明上一秒还在斗嘴,下一秒又为了彼此,还是能够同仇敌忾,叫人看得好羡慕。

随着婚礼日子逼近,信念也更加的凝聚。两人表示:“结婚重要的是『我们』、以及我们所传递的讯息,什么人出席站台都是附带的。”

专访《我的男男婚礼》导演+男主角金赵光秀

《我的男男婚礼》剧照

结婚会场选定在首尔市中心的清溪川广通桥上。这是一个户外场地。因为许多私人场地听闻是同性婚礼都回绝了他们,因此最终决定选在公共场所,即使有反对声音也能够直接面对——果真,打从凌晨就有宗教人士霸坐在舞台下不愿离去,场外也有人唱着圣歌,反对着这场婚礼。但金赵光秀与金承焕依旧无所畏惧,依照原定计画进行。他们将相遇的故事改编成音乐剧,相互唱和作为开场。但演唱一结束,就有抗议人士举着诉求冲上舞台。

这是《我的男男婚礼》中最令我印象深刻的一幕。金赵光秀无视抗议牵起丈夫的手高喊“我们会幸福的!”,但金承焕却转头向后看,担忧着情况。我向两人问及这幕:是否事前没有料想会有人闹场,又为何金承焕当时会往后看呢?

金赵光秀答道:“当然一开始就预想到会发生闹场,尤其比较保守的基督教徒会做这样的事情。不过,我希望婚礼是以快乐的调性进行,所以我心里已经做好准备。所以你也看到,片中有人上台扰乱时,我是稳定告诉大家:『我们是幸福的,不会被影响。』这一幕我自己也非常喜欢,因为这明白显现出我们个性的不同。我眼光总是向前,承焕则总是顾虑背后。其实发生时,我并不知道承焕是往后看的,是之后看了片子才知道。我很感动,觉得选择这样的伴侣是对的,因为我常常忽略看看背后支持我的家人跟朋友们。我们彼此很互补,我很高兴。”

专访《我的男男婚礼》导演+男主角金赵光秀

在电影里,我发现几乎都是金赵导演所属的电影公司在处理婚礼相关事宜,难道没有同运团体前来帮忙吗?金承焕回答说:“虽然韩国有同志团体,但在此之前,没有任何人去挑战『婚姻单属于异性恋』这件事。我们所要强调的是『平等』与『自由』,但多数人不明白两者的差别。我认为,当异性同性皆可享有伴侣、结婚制度时,才是真正实践了平等与自由。可惜电影时间有限,无法解释太多,但庆幸的是,自从电影上映后,其他同运团体也逐渐了解这项诉求。”

婚礼之后,两人向首尔西大门区市政厅提交了婚姻承认证明,却被回应“不愿受理”。而后改用电子邮件寄送,仍同样收到拒绝的回覆。

但由于这场婚礼在南韩是首度公开的男男婚礼,因此婚礼的结束不是终点,而是南韩同运的新章。金赵光秀和金承焕与“保障性少数者多元成家”组织,仍继续为着同性婚姻合法化努力着。

我问金赵导演:是否有欣赏的华语同志片?他回答:“我跟蔡明亮导演是好朋友。我喜欢蔡导的所有作品。我一直希望可以在韩国同志影展,做一个蔡明亮专题,可惜目前资金还不够,期待将来可以实现。此外,我也很喜欢《盛夏光年》,里面的男演员都很帅气,尤其是康正行(张孝全饰演)!”

问及金赵导演接下来的拍片计画,他说:“我的下部作品将不再是同志片,而是关于吸血鬼的电影。两位男主角,一名是警探,另一名则是吸血鬼,他们有着兄弟情谊。这种男性情谊(Bromance)电影在南韩很受到欢迎。目前进度已经到演员征选。由于我的同志观众群已经有一定基础,加上我当制作人已达二十多年,反而当导演资历比较浅,所以想尝试不同东西,开拓类型,让更多人看见。”

你是否被金赵光秀与金承焕的勇敢举动所感动呢?

(文/波昂刺刺 图/台湾国际酷儿影展提供)

泰国正品代购
专访特写
精华推荐
文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