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心同网 > 同志人物 > 正文

欧阳文风牧师:走出来诚实面对自己的灵魂

来源:联合报 编辑:欧阳文风 时间:2016-09-20 【投稿】 字体【

如果你也是同志,容许我对你说:不要怕,只要我们坚持努力,勇敢去爱,世人必会了解真相,有一天乌云会消散,相爱的人都能在一起,圆规合拢。

欧阳文风牧师:走出来诚实面对自己的灵魂

人生之所以左右为难,那是因为我们左顾右盼,不愿诚实面对自己的灵魂……

2006年,我以基督徒与评论作家的身分,公开出柜。距离至今,已整整十年。之前一年,我与前妻离婚,结束了九年的异性恋婚姻关系。

离婚那年,只是觉得自己的一颗心,虚飘飘,沾不上边,也抓不到什么,人生走到那一点,竟然好像被摔向太空,有一种不可分说的惆怅。但,我也知道自己没有选择,我不忍自己再继续自欺欺人,我不能为了自己的安全,继续伪装,置爱我的人幸福不顾,我必须坦白。离婚,是她的决定;我知道她也没有选择,她不能忍受婚姻有一点虚伪;我们到底不是异性恋伴侣。

我是1970年生的,在我那个时代,没有多少人公开谈同性恋。在我之前,在马来西亚没有一个公众人士曾经公开出柜,没有一间教会一位牧师甚至一个基督徒告诉我同性恋不是问题;所有我认识的基督徒与牧师都说同性恋是罪,可以改变,而且必须改变。那时候,很多同性恋者都躲在异性恋婚姻的柜子里,结婚生子,自欺欺人。

那时我希望自己可以改变,我以为自己可能改变,至少我以为神可以帮助我改变;只是后来逐渐明白,如果不是问题,为什么要改变。我终于明白,为何神没有垂听我要改变的祷告……

公开出柜以后,万箭穿心,我听过了一个人可以对另一个说的最无情最无理最难听的话,我看到了猥琐的人性,因不解而敌视,因偏见而诋毁。有反同基督徒质问我为何不再试五年才离婚;有人骂我既然是同性恋者为何又要与异性结婚;有基督徒责备我改变意志不强,不愿顺服上帝,不够虔诚;有人嘲讽我为何那么笨那么迷信宗教。

我就这样成为了众矢之的。

我觉得左右为难,仿佛自己里外不是人。

有人问我,这些回应你难道都没想过吗?为什么要走出来,而且那么高调?为什么自讨苦吃?

这些,我都想过的,只是我知道,除非同志走出来,否则这社会的反同恐同文化不会改变,同性恋者会继续受伤,许多异性恋者不知不觉做了同性恋者的伴侣,在漫长岁月灵魂抑郁成伤。我觉得我自己是死去又活过来的人,我只想为以后的人做一点事。

我的信仰给予了我出柜的勇气。想想这也真算吊诡了,我的宗教曾经令我仇恨自己否定自己,但如今令我毅然决然奋不顾身出柜的,也是这信仰。走出来,最初几年,有时双脚沉重,有时听多了反同者的声音,心情懊丧,但基督的爱总在人世间时不时扯起的一阵闲话一阵冷风之后,成为了我温煦的抚慰,我总想起《圣经》的一句话:我们在一切患难中,他就安慰我们,叫我们能用神所赐的安慰,去安慰那遭各样患难的人(哥林多后书1: 4)。

出柜那一年,我出版了我的出柜心路历程《现在是以后了吗? 》,讲述自己的故事,这本书八年后在台湾再版。当时一位在媒体工作的朋友特别来采访我,在我们从新书发表会返回饭店的途中,他在车上忽然感叹地对我说:想不到在争平权的路上,你选了这一条路。

他在开车,他的女友坐在他旁边,我在后座只是静静地听,心里有一丝难过,我知道这事有多难,在马来西亚争新闻自由不易,争民主政治困难,公开出柜谈同性恋?马来西亚至今还保留了承继英国殖民政府的旧法,即口交肛交属非自然性行为,是刑事罪,一旦罪名成立,可以被判入狱高达二十年;难怪有人以为我疯了。我不是不怕,我只是不能再容许自己让生命的怯弱令许多人的心灵受伤,我只是希望不再有人再受煎熬与折磨……是的,在崎岖多歧的人生路上,我选取了这一条路,为这一件事而生而死。

这十年来,我看见世界对同性恋者态度的改变,我走了亚洲许多地方,从马来西亚开始,到新加坡,到印尼,后来中国、台湾、香港、日本,还有印度,我感恩自己能为这些国家的基督徒同志运动贡献一点点的力量。

走出来,承认自己是同性恋者,拒绝伪装,拒绝自欺欺人,是我人生做得最对的一件事!这些年来,我心已逐渐平静,因为我已经找到自己,我已找到回家的路。我为此感谢创造我的神。我终于明白,人生之所以左右为难,那是因为我们左顾右盼,不愿诚实面对自己的灵魂。

如果你也是同志,容许我对你说:不要怕,只要我们坚持努力,勇敢去爱,世人必会了解真相,有一天乌云会消散,相爱的人都能在一起,圆规合拢。

泰国正品代购
专访特写
精华推荐
文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