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心同网 > 同志人物 > 正文

艾滋带原"第1人"曾与2500人发生关系

来源:心同网 编辑:心同编辑 时间:2016-11-20 【投稿】 字体【

谁才是第一位艾滋病带原者?美国早期研究相信,一位加拿大空服员,杜嘉思(Gaetan Dugas)就是始作俑者。杜嘉思本身是一位加拿大男性空服员,根据资料显示,他曾和2500人发生过性行为,足迹遍布北美洲!

艾滋带原"第1人"曾与2500人发生关系

他是第一位艾滋病带原者!曾与2500人发生关系

艾滋病(Acquired Immune Deficiency Syndrome,又称为后天免疫缺乏症候群),常常被认为是现代三大文明病,也因为其死亡率之高,被大家视为洪水猛兽。不过,凡事都有第一,也让人好奇,究竟谁才是第一位艾滋病带原者?美国早期研究相信,一位加拿大空服员,杜嘉思(Gaetan Dugas)就是始作俑者。杜嘉思本身是一位加拿大男性空服员,根据资料显示,他曾和2500人发生过性行为,足迹遍布北美洲!

艾滋带原"第1人"Gaetan Dugas

杜嘉思和2500人发生过性行为,足迹遍布北美洲!

1981 年,美国加州城市陆续出现生病的年轻人,他们被诊断出被霉菌感染肺部,而这些人异常的抵抗力低,却又非癌症或其他病因所引起,让洛杉矶疾管署感到相当不解,一个月之后,已经累积至 41 名患者得到了这个“神秘疾病”。到了同年冬天,已经有 270 人发病、121 名患者死亡,高死亡率引起一阵恐慌。

当局开始查找原因,他们将这些看似无交集的病患特征综合起来,发现他们多为年轻人,而且身体也非常健康,最重要的是,他们都是同性恋。后来经过访谈,并且与性行为做追溯连结,才发现不少人曾有共同的性伴侣,也就是杜嘉思,其在 1979 年就已经出现病征,他更在 1980 年 5 月时被诊断出罹患卡波西氏肉瘤(Kaposi’s sarcoma),这是另一种发生在免疫能力低下病人身上的皮肤癌。

艾滋带原"第1人"曾与2500人发生关系

杜嘉思,其在 1979 年就已经出现病徵,他更在 1980 年 5 月时被诊断出罹患卡波西氏肉瘤。

根据当局的报告显示,杜嘉思是一名极为迷人的英俊青年,而他的性生活也十分活跃,由于杜嘉思以刺激的性行为而声名大噪,让他在同志界享有盛名,因此与他发生过关系的人不计其数,根据估计,杜嘉思一年有250为性伴侣,一生可能与2500人发生过性行为,数量十分惊人。

疯狂而不计后果的性行为,也将杜嘉思的后半人生推入地狱,1980年一个闷热的夏天,杜嘉思的身上突然开始出现红疹与紫斑。抽血化验之后,结果显示他得了由艾滋病毒併发的卡波西氏肉瘤,之后他被确诊为KS(AIDS併发症的一种)。当时,这种新病毒的通俗名字也叫“同志癌”(Gay Cancer)。当时,医护人员告诫他应当立即停止这种近乎疯狂的社交行为之后,他却忽然变的十分暴躁,暴怒称:“如果是别人传染给的我,那么我为什么不能传染给别人?”

艾滋带原"第1人"曾与2500人发生关系

杜嘉思被称为“零号病患(patient zero)”,也就是艾滋病的第一位带原者。

从那以后,他依然我行我素,不仅没有收敛,反而更加肆无忌惮的与他人进行无保护措施的性行为,而且更加频繁,更邪恶的是,在事后,他会指着身上的紫斑跟对方说:“看见了吗?我有同志癌,我会死,你也是。”加上杜嘉思的职业是空少,这让他更容易将疾病扩散到其他地方,足迹遍布美洲各大城市,也因为如此,杜嘉思也被称为“零号病患(patient zero)”,也就是艾滋病的第一为带原者,后来他在1984年去世,死的时候只有31岁。

杜嘉思可能是人类史上,第一个因为疾病恶行被载入史册的人:在最早死于AIDS的19人中,有8位跟他有直接或间接的性关系;另一项针对最早的248名AIDS患者的调查显示,杜嘉思与其中的至少40人有关。

艾滋带原"第1人"曾与2500人发生关系

专家认为这与当年的同性恋歧视有关

这一切,似乎都已经被“盖棺定论”了,不过,杜嘉思是艾滋病“零号病患”这个说法,一直受到部分人质疑。最近美国亚利桑那大学的研究员,在实验中证实杜嘉思并非病毒源头,他只是当时数以千计带菌者的其中一人。杜嘉思于1984年去世,科学家终于在他去世后32年,为他洗脱“零号病患”的污名。

艾滋带原"第1人"曾与2500人发生关系

杜嘉思性生活丰富

美国亚利桑那大学生态和演化生物学系的研究人员,在最近一期的《自然》科学周刊,发表这项研究结果。科学家早前分析了2,000个收集于1970年代的血液样本,发现其中8个样本的病毒基因序列(genetic codes)与艾滋病毒基因组,几乎完全吻合。研究人员又找到了杜嘉思的血液样本,亦都分离出了几乎完整的艾滋病毒基因序列。

研究人员根据基因序列之间的差异,画出艾滋病毒的进化树,结果发现艾滋病毒可能早在1970年初开始在美国境内出现和传播,而纽约市就是本土艾滋病的起源地,其后病毒又传到旧金山等地。研究论文指出,杜嘉思血液中的艾滋病毒基因序列,处于进化树的后方,证明他并非在美国散播艾滋病毒的“零号病患”。

杜嘉思在调查前3年间和大约750人有过性关系,其中他能说出姓名的多达72人,比多数男同志还多,公共卫生史学家、此份研究的两位主要执笔人之一马凯(Richard McKay)表示:“杜嘉思是史上最被妖魔化的病患之一。”马凯猜测,或许就因为如此,加上“杜嘉思”这个名字特别又好记,才会让杜嘉思后来这么声名狼藉。

因为杜嘉思来自纽约、而非当局展开调查的洛杉矶,科学家在笔记里为杜嘉思冠上英文字母“O”,表示此人“来自加州以外地区”(Outside-of-California)。但马凯说,没多久,研究人员“开始把这个椭圆型符号写成数字,‘病患O’于是变成了‘病患0’”。

泰国正品代购
专访特写
精华推荐
文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