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心同网 > 同志人物 > 正文

金星:一位中国跨性别女性的故事

来源:心同网 编辑:心同编辑 时间:2016-12-04 【投稿】 字体【

金星,现今的影视圈红人,曾经拥有许多身分-舞蹈神童、芭蕾舞剧演员、人民解放军上校、编舞家,女演员,妻子,三个孩子的母亲,以及过去是位男性。

金星:一位中国跨性别女性的故事

金星,前男芭蕾舞者,上校军官,曾吸引每周一亿人观赏他的表演。也是中国第一位公开接受变性手术。现在以”她”的身分分享一路走来的历程。

金星,现今的影视圈红人,曾经拥有许多身分-舞蹈神童、芭蕾舞剧演员、人民解放军上校、编舞家,女演员,妻子,三个孩子的母亲,以及过去是位男性。

父母为韩国裔,父亲为军方人员,母亲是翻译者,金星出生于1967年,中国大陆的东北方城市,沈阳。早在四岁,她便觉得自己与别人不同,不只是性别认同,还有她超龄的舞蹈天分。九岁时,进入人民解放军劳军团(传统舞蹈及杂技在中国军队里被视为很强的宣传工具)。接下来的十年,金星在军中沿着两条截然不同的道路一路晋升:身为劳军团中前途无量的一员,她学习俄罗斯的芭蕾舞、中国京剧、舞蹈、及杂技;身为军人,她学会专业操做军械以及在桥梁下精巧地装置炸弹。

在担任军职的后期她对这份工作的野心并没有削减,她退下军职后成为纽约的公演舞者,也在上海编演个人风格的舞蹈,同时领养了三个孩子,直到在2005年走入婚姻。她的职业身价暴涨是担任地方电视台的节目“你自信你能跳舞”固定评审,她那严苛的淘汰参赛者的风格,也曾使年轻舞者当场泪下,赢得了毒舌评审的封号,以此受到粉丝们的喜欢。此后,她的走红也使他开了个人谈话性节目”金星秀”,谈论舞蹈比赛的过程和她独特的评审眼光,吸引了每周一亿人收看。其实在1995年,她暗中接受变性手术开始以女性身分生活的人生。

现年49岁以出色的女性产业当红媒体人身分自居的金星,被誉为是欧普拉、Simon Cowell 、Caitlyn Jenner. (美国知名脱口秀主持人,以辛辣风格著称)的综合体,除此之外,她在中国之外的地区仍默默无闻。

金星:一位中国跨性别女性的故事

金星从未公开谈论她被允许身分变性的过程,其实她并非中国官方默许近行变性的第一人,但是当时仍是禁忌。早在中国官方媒体在九零年代第一次报导她的变性手术时,仍以负面观点报导(变性手术常被描述为为了拯救那些自我伤害者的生命)。而金星又是第一位公开接受变性手术者,由于她接受手术时已经是相当有名的男芭蕾舞者,享有高人气,中国官方竟不阻挡,等同于默许的姿态允许了。今天,中国官方对变性手术的立场如同对同性恋议题的立场一样是模糊的,虽然上述两者皆不必然是非法的,但公开是同性恋或跨性别者仍是有风险的。

但金星对曝光自身为变性者的风险换取自由的代价不以为意,问到她过去的历史,精通四种语言的她用流利的英语答道:“我从未想要成为舞者,我只是渴望站在舞台上。”“我从四岁起就深受舞台吸引。”

她认为军旅生涯为他注入强韧的生命力,但也使她一夕长大,磨掉了天真。她提到:“在军中你领了那1.5美元的月俸就必须穿着制服,接受训练”服役时也很难跟父母见面,“军中的铁律将使你不能再当个受到呵护的孩子”。

金星:一位中国跨性别女性的故事

她儿时便加入军队,身心受到极度严苛的磨练,就像是受虐儿童一般,但久了便习以为常。 “我每天都被揍,这是中国式教育的一环”,在中国,要使幼稚的儿童学到东西,你就须严力的打他们,如果你看过”霸王别姬”这部电影,里头的当红国剧演员也是受到类似的童年待遇。

如此严苛的训练和加速成长,使金星于17岁得到第一个国家级首席男舞者奖,她温柔地笑着回忆到:“当时我必须演出整齐划一的样板舞蹈,就如现今北韩的舞者一样”,随着在国内名气大涨,金星也得到一个扭转人生的机会-到美国担任交换舞者的奖学金。她知道将自己有到美国发展的机会,以及吸收不同的舞蹈经验,但尴尬的是军人身分使她的自由受到限制,不一定能使她的美国行成真。当时一名有男同志倾向的高级军官对她着迷,并屡次骚扰,她坚持自己并非男同志,没有接受该关官员的求爱,不过她利用掌握揭发这些性骚扰行为的证据当做筹码,使自己顺利脱离军人身分,在19岁时前往美国。

金星:一位中国跨性别女性的故事

初踏到美国的经验使人受挫,她发现自己默默无闻,必须重新努力获得成名的机会。她说道:“带着中国首席舞者的荣耀,脚踩在纽约的土地上十分钟后,我意识到自己只是个无名小卒”。白天她努力学舞,夜晚则是卖力地工作已达到收支平衡,这些过程使她意识到自己另外的性别认同。 19岁的我离开中国后,终于能开始思考”我是谁?”其实在六岁时她就萌生自己是女孩,只是生长在男儿的身体。她流连男同志酒吧想获得答案,最终发现自己并非男同志,而是想成为女人,这仅是她跨出的ㄧ小步。 “至少我当时开始明白自己的属性了”她说道。

在此同时,金星的舞蹈生涯也有所进展,她在美国知名的舞展中获奖,使的纽约时报跟其他知名媒体大幅报导这位中国男舞者,纽约时报如此形容她:“在诠释经典特定的舞码旋律中也能保有的个人特殊舞蹈风格”

中国军方在获悉西方媒体对这位昔日官拜上校得厉害舞蹈家的报导后,号称那是军队的荣耀,即使是她当时已不再替军队服务。即使美国许多舞团愿意提供合约,金星仍选择到了欧洲,她在罗马待了一段时间,经历了义大利的文化洗礼和热爱,接下来又到布鲁塞尔落脚,最后选择在法国停留。同时她也在等待转换性别的机会。

当时金星还再思考该在美国还是欧洲进行变性,但是她认为:“我的中国父母生给我这个身体,我想在回到中国重生,因此我希望变性的过程在中国进行”,即使像父母坦白自己想变性的愿望很难,但其实她的舞蹈展现风格跟不曾和女性交往的早年经验已经让父母心里有个底了。

因此金星成了中国公开接受变性手术的第一人,然而,在长达16小时的手术中,因缺氧而造成腿部的残疾,几乎确定可以毁了她的舞蹈事业,中国官方甚至已签属她的残疾证明。

金星承认那她人生中最困难的时期,“我几乎要尝试自杀了,我想成为女人,但不愿意残废”,她停顿道,似乎又忆起那段痛苦时光。我当时想“我必须牺牲更多以得到我想要的”。 1995年的9月,她离开了医院,力行复健治疗,恢复了舞者时期的健康。在1996年的1月,她在北京又站上芭蕾舞的舞台,以女性的身分,“我从未在舞台上掉泪,直到那天的舞台充满掌声时,我哭了”,“我赢回了我的本是健全的腿以及我向往的舞台”。

金星:一位中国跨性别女性的故事

她描述那段历程并非是获得荣耀而已,而是擦亮了全新的自己和褪去了过往旁人对她的偏见。

在29岁时,她已经过了舞者的巅峰,所以开始在北京的舞蹈公司担任编舞和公关的工作,她也用独特的方式认养了孤儿,满足成家的梦,虽然中国当时是实施一胎化,但是她的成功令她享有许多弹性和独特。但是她为避免来自官方的困扰,甚少谈论她的三个孩子( Leo, 16岁, Vivian, 14岁, and Julian, 13岁).,即使跨性别母亲的身分招致许多批评,她仍将孩子扶养长大,证明她是个好母亲。

即使金星对如何避开文化中的许多不友善避讳不谈,对于自己和丈夫交往的过程则相当公开。她的丈夫 奥迪曼(Heinz-Gerd Oidtmann),为德国籍商人,2004年他在结束巴黎旅行返回上海时搭乘法国航空,两人巧好都是商务舱乘客。 “当时我正穿的柔软的丝质睡衣,让小狗吉娃娃靠在我的手臂,一派轻松的享受旅程”,他恰巧坐在我隔壁,自然地交谈了。 “虽然他是好人,但我当时并未想跟对方交往”,因为当时他们谈到金星是舞蹈家,刚结束巴黎公演,并且有三个孩子,当时他问我为何能跳脱一胎化政策有三个孩子,我叫他别再问了。

机上相识后,奥迪曼(Oidtman)并未放弃追求金星,他设法在上海又见了金星一面,由于为外籍人士,他对金星的过往一无所知,于是金星决定在他拜访她时告诉他所有的事。在金星公开带着三个孩子参加了上海的法国影展,知名导演王凯威的首映会后,她对Oidman说“这就是我的生活,公开而独特,对任何男性而言要和我交往都非常不容易,我并不在寻找丈夫…”,但对方仍以诚意打动金星,两人随后结婚。

谈到未来的计画,金星说她美国在好莱坞或许有零星的演出机会(在成龙的《威龙闯天关》担任一个反派配角,也考虑返回美国发展,“也许哪一天我还能上欧普拉的脱口秀呢!”

现在的金星相当享受她在中国的独特地位,她独一无二的经验在保守而集体主义的中国虽是少数,她不认为自己足够当性别议题上抛砖引玉的人和性少数者的激励范本。 “年轻人称我是中国性别运动自

由开放的起点,其实我只是想活出自己的路,搬除障碍罢了”。

译/Jamie Lo

本译文之原文及所有图片皆来自媒体—-“The Hollywood Reporter“,连结如下:

http://www.hollywoodreporter.com/features/meet-oprah-china-who-happens-be-transgender-942750

泰国正品代购
专访特写
精华推荐
文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