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心同网 > 同志人物 > 正文

伊朗男同志在美国成为模特重获新生

来源:心同网 编辑:GayStarNews 时间:2017-02-08 【投稿】 字体【

27岁的阿拉德(Arad)来自伊朗。 2010年,他选择逃离自己的国家,最后来到美国展开新生活。他现在是时尚设计师安德鲁(Andrew Christian)旗下的模特儿。谈到特朗普的移民政策,他说“非常难过”。

伊朗男同志在美国成为模特重获新生

27岁的阿拉德(Arad)来自伊朗,在美国展开了新生活。

27岁的阿拉德(Arad)来自伊朗。 2010年,他选择逃离自己的国家,最后来到美国展开新生活。他现在是时尚设计师安德鲁(Andrew Christian)旗下的模特儿。谈到特朗普的移民政策,他说“非常难过”。在新闻网站GayStarNews的专访中,他分享了从当初逃离的原因到后来所经历的一切。

性向曝光就是死路一条

“在伊朗的生活并不快乐,大家每天生活就是为了继续活下去。我想告诉大家我的故事,因为大部分的人并不晓得,活在伊朗这样没有自由、没有个人选择也没有机会发展人生的国家,生活会是什么样子。”

“在伊朗我不能留自己想要的发型和胡子,不能穿T恤;异性婚姻关系以外的约会和性爱也是被禁止的,一切都被政府严格掌控。如果我被警方或政府发现我是同性恋,就只有死路一条。”

在伊朗,同性性行为依然违法,若被发现将会面临监禁和其他刑罚。

加入军队后下定决心离开

18岁后阿拉德开始服义务役,从此让他更确定将来要逃离这个国家。

“我决定要离开,因为我知道在那里我没办法拥有任何快乐的生活。人们不懂得互相尊重,大部分人也都不快乐。我什至愿意离开家人,赌上生命,徒步穿越高山逃到土耳其,只为了追求政治的自由。”

“当时我没有合法护照,但我的家人付钱请了一位向导在半路上协助我。”

“一进到土耳其我就因为假护照被逮捕,坐牢六个月。当时土耳其已经准备要把我遣送回伊朗,但要是我回国的话,会因为逃兵被吊死。我从监狱里联络我的家人,他们请了一位律师和联合国难民署联络。联合国明白我的情况,知道我一旦回国会被判死,才因此让我进入难民计画里。”

拥有新生活却很不容易

“在土耳其监狱里非常可怕,但我也遇到其他同样想逃离伊朗的人。最后救我一命的联合国难民计画,就是这些人告诉我的。我出狱后持续待在土耳其三年,直到所有联合国的文件都走完流程。”

“文件准备完成后,我被送到美国德州的达拉斯(Dallas),当时我只有300美金。虽然有一个负责人协助我,但要开始新生活并不容易。刚开始我没有任何方向,我不会说英语,一切都是不熟悉的新事物。”

“我的负责人先帮我找到一份电梯公司的工作,但薪水并不多,我得骑一个半小时的脚踏车才会到工作地点。联合国要求难民必须支付机票钱,所以接下来一年我试着要把它付清…至少我是自由的,美国人对其他人有最基本的尊重,在伊朗可没有。”

新工作,新契机

“我知道我必须找一份收入更多的工作,我去当了gogo舞者。第一个晚上所赚的钱就超过我在伊朗四个月的收入。”

伊朗男同志在美国成为模特重获新生

阿拉德在这份工作期间听到时尚设计师安德鲁的消息,他决定去应征成为旗下模特儿,最后也顺利和公司签约。对此阿拉德非常高兴,安德鲁工作的理念就是推广自我价值和自由,他和洛杉矶LGBT中心和其他慈善机构都有合作关系。

阿拉德说,“我一直都想成为模特儿,但这个选项在伊朗根本不存在,要是你违反严格的宗教法就会被逮捕。”

自由和快乐会传染

“从受政府压制的伊朗一路来到美国,你会觉得整个世界都翻转了。”

“我认为自由和快乐是会传染的。我想把希望带给其他依然受到压迫的LGBT人们,不论你生活在美国的某个小镇、处在不接受你的家庭,或什至是像伊朗这样无法享有基本自由的国家。”

“我也想要唤起人们的意识,去了解活在不友善的国家那种困境,同时希望美国人能明白,来自中东的人们和你我都是一样的,都希望能有和平、自由的生活,他们需要我们伸出援手。”

设计师安德鲁则表示,“阿拉德的故事让我们知道,让难民在美国拥有一个家不只是改变他们的生命,甚至是在拯救他们的生命。在特朗普极端的移民政策下,我们有多少LGBT朋友的生命会因此受到威胁,这简直是灾难。”

在特朗普的新制下,如果联合国难民署维持计画,2017年美国可接收的难民人数将会从10万人减为5万人。

“特朗普的移民政策让我非常难过,”阿拉德说,“我想重要的是让美国人明白,很多人是因为美国给予的自由而爱上美国,因此想要得到难民的身分。”

“我很确定新政策对那些单纯想追求更好的生活、无辜的人们将会造成很多不必要的痛苦;如果被极端分子作为仇恨的工具,更会带来反效果。”

译者 | 轩

GayStarNews

泰国正品代购
专访特写
精华推荐
文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