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 正文

上海外环路那片绿地……纯真却没有结局

来源:王铁梅女士微博 编辑:心同编辑 时间:2021-09-24 【投稿】 字体【

好多年过去了,外环路那片绿地竟然因为gay聚集乱搞传遍基圈,这片绿地从最初鲜有人至到现在人尽皆知,人群的熙攘可能已经盖过那些叫声聒噪的虫子,但我最初见它的模样却依然停留在记忆中那一段纯真却没有结局的相遇里。

上海外环路那片绿地……纯真却没有结局

刚来上海居住的地方,就是在外环路那边,外环路是一个地铁站,我住的位置位于外环路和莲花路两个地铁站之间,那时候的交友软件很局限,只有Jack'D,我认识的第一个活体gay是同小区的一个安徽人,他跟我同岁都24。

聊了几天后,有一天他问我要不要见一下,我以为就在小区里见个面,但他晚上八点后喊我去地铁站前的绿地,起初我以为就是地铁站前的草坪,结果他带我走入了一片从未踏入过的公园,园内根本没有人影,很清晰地听到各种虫子聒噪地叫,闪着绿光的萤火虫在茂密的树丛里像星星一样缓缓降落,然后就看到了很高的高架,桥汽车在上面不断驶过,卡车的噪音还没消落地铁又轰鸣到站,所以他跟我说话的声音也变得越来越大,他问我怕吗,我说不怕,但不是说来散步吗没有见人在这里散步,他说这里很安静适合走走,讲真,那时候那确实仅仅是一片望不到边的绿地,没那么多人踏入,更没有那么多gay聚集,那时候也确实年纪小,单纯的很,整个走的过程都是匀速而快速,期间他的手漫不经心碰到我的手好几次,我现在完全理解他的暗示,但那时候很傻逼地在想路也没那么窄怎么老碰到我,然后我没选择继续往前走,转弯折回到入口,然后说太无聊了回家吧。

他送我到楼下,问我是一个人住吗,我说是的,他说要送你上去吗,讲真这些话放到现在我真的完全能get到他的想法,但那时候真的很傻呼呼,我说不用了,下次再来玩吧。

所以他回家后问我是不是不喜欢他,但真的不是,他是安徽人,人长得挺帅气,很难看出是gay,他问我改天可以来我家玩吗,我说可以。然后过了几天,他真的来了,进门后在沙发上看电视,一边看一边翻杂志,我还记得那本杂志是金城武封面的GQ,然后他看到桌子上的伏特加,自己倒了一杯,我给他挤了几个草莓掺进去,他没两口就醉了,脸都红了,整个人快不行了,翻着杂志整个头慢慢抵在我的胸口,这时候,想必大家都知道该怎么做了吧,然而我又做出一个惊人的傻逼动作,我把他的头扶正,看到他眼都要被酒催出眼泪了,我说我送你回家吧,就这样,这次见面的结局就是我把他送回他们那栋楼!

这一次之后,他确定了我根本不喜欢他,但讲真,我真的很喜欢他,但我不知道要怎么做,我第一次和真实的gay相处,完完全全希望他主导,但他一直在等我,可是我0经验。如果放到现在,可能他提出要出门散步的时候我会顺便带上润滑油。

我再次跟他见面,是他说那瓶伏特加其实还蛮好喝,于是我们有了再一次喝酒的相处时间,依然是伏特加兑草莓汁,他依然翻开了那本杂志,指着杂志上的模特说哇真好看,我把杂志合上,他的手被夹在中间,我慢慢用力压杂志,他嗷嗷叫说你干嘛,然后我们就都傻笑,倚在沙发上互相看着对方傻笑,也不知道在笑啥,莫名其妙,然后就慢慢不笑了,但一直互相读取对方眼神里的信息,然后我伸手触碰了他的鼻尖,他顺势拉住我的手,拉过去,我第一次和一个真实的同类疯狂接吻,满嘴都是伏特加的酒味。

即便这一次,我们还是仅仅吻到疲乏,一室一厅的房子背后就是卧室门,但始终没有推开。

那晚他走的时候问我,以后能经常来你家喝酒吗,我说可以。

但其实他并没有经常来,我再见到他时,他是来借我的单反,他们公司去外地旅行,他看到我桌子上有个相机。

他问我要怎么用,我教他拍了几张,也顺便给他拍了一张,他凑过头看相机屏幕时,俩人就是脸贴脸,我放大给他拍的照片,他的牙齿很整齐很白,我夸了他,他说那可不本来人就帅牙齿就白,我说,让我检查一下今晚的牙齿白不白,他咧开嘴给我看,结果就是,相机被放到一边,这一次终于吻到推在墙上地板上的脚步杂乱着推开了卧室门,我把他推到在床上,扯下他的皮带,他爬起来把我压在下面,我又一个翻滚把他压住,他问我,你是1还是0,我说是1,我问他你呢,他说他也是1。

然后就躺在床上哈哈大笑,望着天花板瞎扯,互相扯着对方的手指揉揉捏捏,两只手交叉在一起无聊地有意无意地砸床,互相摸了彼此反应充分的裆部,然后手滑进去,除此之外就没了别的。

那时候真的很傻很纯真,他也是,他脾气很好,是个很好的朋友选择,也是个好情侣,直到再一次喝酒时,他问我我们算是什么关系,他说,是很好的朋友,比朋友更好的关系,我问他,不算恋爱对吧,他说,他没有机会再恋爱了,他说他一直没告诉我,其实他结婚了。

然后听了他的一段浪漫的感情经历,他的前男友最后选择了结婚,他痛苦了一年多之后,也结婚了,跟我认识时孩子都生完了。我不相信他结婚了,他打开手机,给我看了他抱着孩子的照片。

我跟他只有二三十米的距离,前后栋,甚至推开窗子可以互相打个招呼,但那一晚之后我们的距离不止是两栋楼,他说他感觉到了我并不是不喜欢他,他感觉到被喜欢时又害怕了,他结婚的事情没办法再隐瞒。

一周以后,他们公司旅行回来,他归还相机那天晚上,临走前拥抱了我,他关上门之后,我们很有默契地再也没有联系。

好多年过去了,外环路那片绿地竟然因为gay聚集乱搞传遍基圈,这片绿地从最初鲜有人至到现在人尽皆知,人群的熙攘可能已经盖过那些叫声聒噪的虫子,但我最初见它的模样却依然停留在记忆中那一段纯真却没有结局的相遇里。

泰国正品代购